返回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鬱病】全文(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285x你

    he

    pwithp

    你咒术私设

    【抑郁症!!!!

    迫害夏油

    鬱病

    一

    男人把你靠在自己肩上的头揽过来,让你躺在他腿上,“有和你说过不要勉强吧?不拖你走的话还准备待多久,嗯?”

    “毕竟第一次见到他们……很开心的。”你嘟囔了一声,举在脸前的手机还没解锁。黑屏上闪过自己的倒影和一个两位数字,

    【36】。

    便被抽走。

    “没收——。”

    “悟又不是我的老师……”你反驳无效。增长了么?看清了,又没看清。

    “你这家伙晕车诶,今天还喝了酒,一会吐在车里伊地知会哭出来哦。”男人冲着前排抬了抬下巴,“对吧?”

    “呃……五条老师和……五条前辈,要去哪个……?”

    【67】。

    “当然是先送她回去吧?说这种不清醒的话是想挨耳光吗——”

    “悟君其实可以自己驾车吧,已经给洁高君添很多麻烦了……”你捂上男人的嘴,“就别再吓唬人了。”

    掌心被很轻的吻了吻,你急着把手抽回去,对方却握住手掌,手指婆娑着你的指根,嘴唇贴着手心动,

    “我开车的话不就没人能给你膝枕了嘛!而且有的人是会醉碳酸汽水的吧。我今天可是喝了两听可乐哦?あぁあ,说起来就有点上头,好晕,不行了不行了,现在眼前有两个好可爱的你——”

    “那今天醉可乐的好可爱的悟就只能留宿了呢。”或许是被数字感染了。你扭过头,面朝着男人,把手贴在他脸上。

    对方半掀开眼罩,瞪大了眼,“诶”了一声。

    “ヘェー,这里有我很多衣服嘛。”男人东翻西找的,表现的像个不守规矩的访客,顶着他的特殊符号晃来晃去,在自己家里观光。

    ——只能看见他的话,人会慢慢放松踏实下来,不知不觉的忽略关闭,不会一直不得不开着术式。

    扯着嘴角笑,那点可怜的酒精作用已经退下去了,你把浴巾睡衣一股脑塞给他,“这里本来就是悟的房子吧。”

    “也是……不过记得你搬进来前有认真收拾诶。”他脸贴着衣物,看起来像蹭了蹭。刚从烘干机里拿出来的纺织品上应该有一股暖洋洋的味道才对。

    把人推进浴室,你边关门边说,“可能当时悟君觉得结了婚之后会更多的生活在一起吧。”

    门已经滑上了。你转身去客卫洗澡。

    不看任何反光平面,尽可能快的洗完,换好睡袍出来时对方还是比你快些。

    突然有点尴尬起来,本来是想先躺下装睡的。

    “过来,”男人倒是裹着浴巾大大方方的冲你招手,“又不吹头发?第二天头疼可别赖别人啊。”

    不知道该看哪里好,明明是坐在镜面前,过去的时候还是带了两步小跑。

    干湿隔间是个很微妙的位置,里侧是暧昧的浴缸,外侧是更暧昧的床。橙黄的暖光下,他坐在软皮长凳上岔着腿,你坐在男人腿间,垂着脑袋任他摆弄吹干头发。在这样微妙的分界点,做这样微妙的事,无论选左还是选右,似乎都没什么区别。

    吹风机响动太大了,你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对方应该也心知肚明所以才说个不停。眼前都是自己乱飞的头发,镜子里能看到,身体也感知的清楚——你不敢看镜子。因为知道自己会看见什么。现在是多少?【27】还是【31】?他的话,不通过镜面反射也知道,无休无止无止无休,令人安心——男人灵活小心的梳理着半湿的发丝,下意识的每每动作都帮你露出完整的视线和一张说不好喜悲的脸。

    他在看镜子里的倒影,你在低着头看绒面拖鞋上的水迹。

    “总之他们喜欢死你了,走之前还在赖我。真的是,这群小家伙们为什么会对GTG有这么多抱怨嘛!”吹风机最后一声嗡鸣随着开关啪嗒一声作结,男人帮你把头发挽到耳后,自然地亲了亲你涨红的脸颊,“好了哦。”

    下意识瑟缩,说了谢谢,哪怕马上阻止动作却依然被察觉到了,

    “ええっとねぇ…要么我穿件Tshirt?”他侧着脸看你的表情,试探的问,但距离并没拉远。

    摇了摇头,你歪着脖子靠着男人的头顶,动作像两只小动物在互相蹭脑袋,

    “不穿也没关系。”伸手把自己挂在对方肩上,你屏着呼吸,听了一会心跳。

    “悟想做么?”

    男人刚关掉床头灯,冷不丁被你问了一句,眼看着肩背都绷紧了一下。下半身隐在被子里,看不见但你能猜到反应。

    面对面躺下后见你抬了抬头,所以把胳膊伸着钻过颈下让你枕着。你拽了把枕头,他弯了弯小臂,两个人保持在一个说不上是亲昵还是疏远的距离。

    要说亲昵的话好歹也同床共枕,要说疏远的话中间再躺一个人也问题不大。

    “所以悟想做么?”你偏头亲了亲男人手臂内侧。在紧张么,都冒汗了。

    “……你想?”他问你。明明已经是个游刃有余的大人了,两个人也结婚这么久,还是慌的像高校时代那样。他问出口,很快又否认,“不用勉强自己哦,还在吃药吧,没必要嘛……今天超——累的,要不要早点睡,嗯?还是要——”

    “我想的。”你把男人打断,身体贴紧了一点,重复了一遍,“我是想和悟做的。”

    沉默了一会。他背朝窗子躺,阴影笼着看不清表情。可能隔了几秒,绷着的身子略微舒展,轻轻拨开你阻挡的手,伸着指头摸了摸阴阜,屏住的呼吸这才松懈,很长的出了口气,

    “都说了超累的,不要欺负人嘛!给辛劳的五条老师放一会假不好嘛,睡觉都要压榨人——。”

    边帮你找台阶下边收紧了些手臂,只觉得心里反而更愧疚了。

    你知道自己性器干燥的像绝经五百年长了蜘蛛网的盘丝洞。不该这样吧,这样不好吧。想着便说出口,

    “床头柜抽屉里有润滑液,没关系的。我真的想和悟做爱。”你抬眼看着对方,声音并高不过心跳,“请你抱我。”

    二

    “我说,你这种‘自己怎样都无所谓别人开心就好’的心理是不是和惠学的?”男人姿势没变,躺着单手在被子里帮你把腿曲好,整个人团起来,揽在怀里,边说边纠正,“说反了对吧。搞不好是你——”

    也太小心了。自己打断自己,就那么怕说了你不喜欢的话么。

    “可能是我带坏了惠君吧。”你笑了笑,缩的更紧一点。

    “完——全——没有,没有惠的事。”明明是本该出现的后半句,现在下巴压着你头顶急急忙忙的否认,胸腔都在共鸣震响,如果你头上现在还有数字,应该正被男人此刻的姿势全部遮盖掉,“你哪怕有什么联系也好影响也罢,也都是和我产生的,带给我的嘛。怎么样,没错吧?”

    你应下来,“是啊……都是悟君的。全都是悟的。”

    所以为什么不抱你。如果都是他的。

    上次留宿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

    ——这显然不是一个好话题。那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可能近一些,一周前吧。

    聊天界面攒了一大堆的已读未回,积年累月,还能契而不舍的发给你,从某种意义上讲也真是了不起。出任务时鸡毛蒜皮的小事,学生们的任务,偶然发现的好味甜品店,一棵长相奇怪的树,一片形状有趣的枯叶,小恐龙形状的一朵云——怎么会有这么多话好讲。你单是把手机拿起来读完,就已经花掉全部的力气了——还是在没被术式效果折磨到精神崩溃的平静状态下。

    对方的粘人程度,被别人知道搞不好会惊掉下巴。他不该是这样的人。

    又或者说,别人会认为他就该是这样的人也说不准。

    “啊,对。明天钉崎同学约我一起出门。”你想到了一个合适的话头,尽可能表现的开朗正常。

    男人用食指抬起点你的下巴对上目光,审视评判。那双眼睛隐在暗处,瞳仁漆黑,像吸纳一切包罗万象的黑洞,你把视线移开。

    “你愿意去么?别勉强自己。”他说着,试图从你眼睫抖动的频率里看出点什么似的。

    “我愿意啊……钉崎同学很可爱,也很……”被打断。

    “你当然愿意去……我换个说法好了。你……会不会累,嗯?有精力明天也出去么?今天就已经累的够呛了吧。”收起了一贯懒洋洋的尾音,认真在问的话大抵糊弄不过去。

    所以你也认真起来,“我想去。我想和悟君的学生一起出去。我喜欢悟君的学生。”

    叹了很长的一口气。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大概会等你睡着偷偷联系辅助监督临时改掉明天的安排——早知道不告诉对方就好了。虽然又是“早知道”,虽然又是愧疚。

    “早知道”本身,就是糟糕透顶充满恶意的狠毒恩赐。

    你想道歉来着,又纠结了一会该不该说出口——如果一个问题的答案是“早知道”,那是否还有提出的价值?

    “明天约了去哪儿见?”男人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