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讨厌】全文(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285x你

    he

    pwithp

    破镜重圆火葬场

    【新干线play/公开场合/公开场合口交

    讨厌

    妒火中烧-HeartAttack-独りんぼエンヴィー

    一

    你明确的知道自己不是个好人。

    但不意味着你就会反思反省,也不代表着你讨厌的家伙就是真善美。

    举例来说。

    你真是恨透五条悟了。

    别误会,你不是封建腐朽老顽固,也没有被碰了什么利益的大蛋糕,还不是同学关系中被捉弄狠了烦的要死而已,更没有身为反派角色就要和光明伟岸的正义之士对着干的历史使命。

    讨厌一个人不需要太多理由。

    只是单纯的,被捏住命门听到名字就头大,被扼住咽喉想起脸来就糟心,被扰乱心性巴不得这个人从世界上消失。

    总之就是最讨厌了。

    二

    你和五条没什么深仇大怨羁绊纠葛,甚至说白了,彼此话都没多说过两句。

    没什么稀奇的,人这种极大恶于一身的劣根性动物,就是能轻易向与自己毫无交集的陌生人倾泻全部的恨意。

    市侩一点简单归因,世间无端的怨恨来源无非就叁个。

    比“你”好看,比“你”优秀,比“你”有钱。

    任占一项就有了让人妒忌的资本,叁中二的话大抵冤亲债主就不算少了,要叁项全中那么恭喜恭喜,既然享用了命运的偏袒就得做好为与其相衬代价买单的觉悟。

    从记事时起你就有人生险阻的心理准备了。毕竟比你好看的没你优秀,比你优秀的没你家有钱,比你家有钱的没你好看——虽然这种拐弯抹角以长比短的比法相当不要脸,光明正大的讲出来也总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但这是事实啊,而且直到高校前你都能仰着脖子挺着腰杆满脸谦逊礼貌温和地冲倒你黑泥泼你脏水的人骂操你妈,顺便踩着对方破碎的自尊心蹦蹦跳跳的走开。

    直到进高校前。

    准确的说,就读东京都立呪术高等専门学校之前。

    记得当时你躲在楼梯转角看高专的老师和你父母谈话的样子。见他们迷茫又迟疑的样子你想也没想就冲下楼当场答应入学。理由是什么来着,具体怎么说的忘了,但出发点多半是因为自己虽然不是事事出类拔萃,但最起码一辈子没掉过车尾,有什么好怕的对不对。

    结果一入学就操你妈了。

    有一万个具体事件无数个细节可供你一帧一帧的反复回忆持续拱火。

    如果说无意听到的“什么啊,下一届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只是碰巧在你这种心没逼大的人耳朵里有点尖锐,那么第一节体术课就因对练惨败狼狈不堪手臂骨折也可以当作下手没轻没重没过脑子;

    如果再怎么努力苦练都比不上天生的六眼眨巴眨巴就能解决一切问题算人各有命,那么硬着头皮绕着操场跑圈时正撞上称病请假的天才最强翻墙回来嘴里还叼着竹下通的可丽饼也不算飞龙骑脸;

    如果省吃俭用好不容易买了心仪已久的红血牌子手链第二天就在家财万贯的大少爷身上看见限量满钻同款只是时运不济,那么国中交往的男友跑来高专找你时对高一年的前辈神颜一见钟情表示性别不是问题为爱做零也不是不行——不,这再怎么解释都无法逻辑自洽。

    就你妈离谱。

    现实就是,有的鸿沟不是主观上努努力可以横跨的。有的混账狗鸡巴玩意就是出生直接落地罗马,就是能比你好看比你优秀还比你有钱,不止如此甚至有资本满不在乎的冲所谓代价啐一口。

    风光无限是理所应当的,被全世界又爱又怕是理所当然的,吊儿郎当晃晃悠悠永远最强永远优秀是理所当然的。

    在灯塔旁点燃的火柴又算得了什么呢

    ——怕不是只配点头哈腰的给人家端茶倒水。

    叁

    你看着车窗外发呆。

    新干线内早换了夜灯,暖黄色的倒影里是你面无表情发呆的脸,玻璃上是时不时闪过的建筑物残影。

    十点半的末班车,去这么远的目的地,整节车厢理应是只有你一个乘客的。

    如果临发车前两分钟没有一个混账被热情的乘务员们夹道欢迎着姗姗来迟,装模作样对半天车票,再大大方方四仰八叉的坐在你旁边那就太好了——明明可以再迟两分钟吧?就两分钟的事,你就能免去今晚活地狱一夜游之旅。哪怕只有一分钟,也够你从包里把缠成一团乱的耳机解出来,塞好耳朵原地装睡主观屏蔽这个烦人精。

    “我的座位是这里哦,这位小姐旁边没有人吧?诶——,是——”

    “五条老师。”你迫使自己扭过头,尽可能语气正常的打断对方精彩表演。

    “好巧哦——”

    巧你妈逼。

    没忍住。可能白眼翻的太明显了,对面已经开始唧唧歪歪逼逼叨叨“见到前辈这么冷淡”“竟然学别人一样也叫我‘老师’太过分了”之类有的没的的屁话。

    你只想给他一拳。

    捏了捏额角。已经缓缓驶出站台了,本来还有一丝如果拼死一搏能不能把对方扔下车的幻想,现在看来更痴人说梦一样。

    对面已经自己絮絮叨叨讲起前后辈情谊了。开玩笑,你俩怎么可能有情谊啊。别说友情,读书时全校同学都被无差别捉弄了个遍,不提总在嚎叫的庵,连七海都被半夜潜入扎了两次双马尾,也没你什么事。没什么存在感的后辈在学校里连被恶作剧都排不上行。

    是谁说最大的恶意不是无视的。

    霸凌最起码还算把你当个东西看,完全无视的话连鞋里不慎进的小石子都不如。

    “……一回头发现你竟然哭了诶,才知道真吓到——”

    你开口,把张冠李戴的感人同窗情叙述原地扼杀,

    “五条老师,您是指二年组时支走辅助监督,串通家入前辈和……另一位前辈在任务地点装死并向庵前辈求助的恶作剧么。庵前辈当时确实吓哭了。”

    还以为对方会继续笑的一脸欠揍说“哎呀竟然记错了怎么可能啦”之类的车轱辘片汤话,结果半天什么都没再讲。

    车厢里一下就安静了。

    刚刚明明觉得全世界都满满当当吵吵闹闹的。

    好像是有点尴尬了。你有这种天赋的,如果有什么场合需要冷场专员,你一定是首屈一指的业内巨擘。这也算是在高专习得的宝贵技能之一。可惜了,人类社交生活中都在尽可能避免接触这样的讨嫌虫。

    “总之非常感谢五条老师让我度过了安静平稳的四年,谢谢您从没捉弄过我,谢谢。”

    社交辞令还是补充一句为好,全当为接下去的任务能顺利做完奉献牺牲——看架势,上面的老逼头子们铁了心要让你俩一起出任务了。这么多年没犯病,这次是抽什么风。

    你盯着放在膝上的手帐等了很久,久到要扭脸转回去继续发呆时听到一声“抱歉。”

    文法上该说“不用谢”才合理吧。

    算了,这是五条悟。这个姓五条的听到“谢谢”后想接什么接什么。没有什么合理不合理的。

    你抿着嘴角扯着脸笑了一下,放弃了翻耳机的念头,回头看向窗外。

    漆黑一片的夜幕下依然闪过零星的建筑物掠影,玻璃上有你缺乏表情的脸和不知道低头在琢磨什么的男人。

    四

    仔细想想,确实自己屁事太多了。

    光是“我讨厌的人类叫什么名字”清单估计就能用五号字顿号间断单倍行距列出满满十页A4纸,正反面。

    世界上讨厌五条的人有很多,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所以小心眼的怨气也无伤大雅,不会对自己造成多余的心理负担。

    但庵歌姬不一样,对她的厌恶情绪简直让你都觉得心里有愧。

    明明是位温柔可爱,怎么想都值得被全世界善意相待的女性,自己阴暗发霉的龌龊恶意还是来的有如无根之水无本之木

    ——真讨厌啊,大方从容的和男性接触;真虚伪啊,做出那些讨人喜欢的可爱举止;真肤浅啊,竟然还能建立与实力毫不相称的人际关系——你也觉得自己差劲透顶,无来源的向对你素来亲切友善的同性倾倒无止无休的愤恨。

    说白了还是内心戏太足。于你而言对方连呼吸都是错的,和善的措辞听起来尖锐讽刺,温和的安慰感觉活像装腔作势“母仪天下”,率直的举动根本就是绿茶十级教科书式参考资料,连见面时毫无防备的热情拥抱皮肤相贴你都会被激出一身鸡皮疙瘩。

    对自己才是最糟糕的那一个心知肚明,但也拿这些过分的负面黑泥没什么办法。

    早说过了,人这种极大恶于一身的劣根性动物就是能轻易向与自己毫无交集的陌生人倾泻全部的恨意。

    越想越觉得愧疚。出于不能言说的理由,心里找补便对她更亲近,善良的好姑娘才看不透这些,只会受宠若惊般的对你也更亲近,你便更痛苦,除了更贴近对方别无他法——完全成了缜密闭环的衔尾蛇,到头来只有你一个难受的抓耳挠腮。

    下意识用指甲尖在手机上敲了两下,屏幕上正显示着庵的回复,

    “什么?!你竟然要和人渣五条一起出任务??他没欺负你吧?!我给你拨电话,让他接,我替你骂他!!”

    看着消息提示上的文字内容,心情就更复杂起来了。

    感觉出于“亲密的关系”应该和庵讲,又早预料到讲完一定更心烦,再想起还要回复这条“令人心烦的消息”,简直心烦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会产生“心烦”想法的你,和明知道“心烦”还去做这件事的你,才是人类线性社交关系网里的最大毒瘤。

    无论愿不愿意承认,对方也真只是单纯没过脑子,为“相熟”的“朋友”“打抱不平”,反而是自己这种活在阴沟里的小人自找没趣又自取其辱。

    这样半尴不尬的安静中,小桌板上的手机在震,听起来过于吵闹,比列车行进的轰鸣还要刺耳。就当自己聋了好了,你别着脑袋看,夜幕做的黑镜里是自己令人作呕的脸,像边缘折朽的残花败叶,嘴角也挎着眼角也耷拉着。有很细的水线斜打在窗上把面目分割开,不出几秒便拉长消失。

    不塞耳机也不是无法忍耐。

    毕竟下雨了,大概。

    “有电话哦。不接嘛?”

    抹了果酱的那面永远会掉在地上,情况永远还能变得更糟。

    “没事的,”你回头,扯出一个笑,在“我稍后会回电”和“歌姬姐只是担心我”之间选择了一会,接了完全不相干的后半句,

    “还是对一下现场情况吧,相关信息您想必也已经接收了。”装模作样的把头发捋到耳后,展开手帐。这章页头写着今天的日期,下面是自己誊抄的任务背景资料——数字化时代多此一举莫名装逼脱了裤子放屁的恶臭典型。

    男人勾了勾墨镜,托着下巴要凑近过来,你支开隔壁座的小桌板,把笔记本平放过去,

    “五条老师您先看一下,如果任务信息和您收到的有出入请一定和我说。”

    能有鸡巴出入。

    如果全世界都是你讨厌的人,多半你才是那个最惹人讨厌的。你知道这个道理,那又能怎么样呢。

    别人讨厌你就怎么了,难不成还大公无私自我了断?

    才不要呢。哪怕就是为了那一张张别扭的臭脸也要咬紧牙活着,恶心死他们。

    ——当然这一套自我调节机制只针对因生来相性不对付产生的恶意,伤天害理举报作恶的建议直接枪毙。

    “字还是写得又小又密啊……现在真的还有用万年笔的人?”

    五条手肘压在桌面上,撑着脸颊鼓着腮帮,尝试着吹气翻页。人像被硬塞在窄小的车座里,长手长脚无处安放,一条长腿都斜伸去对面那排了。

    车厢全空,躺过道里都够了。快躺过去吧,离你远点,求求了。

    在你摸出万年笔替天行道一笔捅死他之前。

    ——抛出来的话头没法接。你替对方翻了一页,男人看着你。

    被盯的有点头皮发麻,忍不住躲开视线,下意识瞥了一眼手机。来电响了很久,刚刚才未接通挂断,屏幕亮了一下。

    这才几点,接下来的八九个小时可怎么熬。

    男人似乎又要开口,被口袋里震动的手机打断了,不知道向谁说着“抱歉抱歉”就随手摸出来,笑着接听

    ——笑的一如既往,让你恶心。胃都翻腾起来,胃液酸水都犯到牙根舌底。

    “哦——……当然没有欺负她了,我什么时候有欺负过别人嘛——诶,是歌姬记错了而已,难道记忆力也和咒力挂钩?……再怎么说也是我可爱的后辈呐。更年期?莫名其妙——”

    嘴里都泛苦,胸口都揪着,表情大概不算好看。

    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说不好正在盯着什么瞪,或许根本不想听谈话内容。

    那就别钻进耳朵里当背景音。

    眼前看见的,分明是落在地上的面包片,覆盆子果酱紧贴着月白色的厨房瓷砖飞溅的到处都是,沾的像凶案现场。

    最讨厌了。

    五

    “明明是好心帮你一起出任务,竟然被告黑状诶。”男人挂断电话叹了口气,演的好像多痛心疾首似的,“太过分了吧。这叫什么,不受欢迎的女生们抱团取暖?”

    只是和你实力相匹配的单人出张,这家伙不得不跟过来想必理由多半和上次随七海去北海道别无二致。当时七海罕见的给你传短讯说过。虽然对方根本不是会多嘴抱怨的人,虽然也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没精力生气,不过脑子敷衍着说,“真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五条老师。”

    ——如果能把他现在就扔出去,措辞会选择“实在太抱歉了”;如果能把他和庵歌姬打包发射到月球,你愿意说“万分失礼”,并谦卑的搭配敬语敬体。すみませんでした/ごめんなさい/申し訳ない-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

    “说的好见外诶——。”

    有什么值得“不见外”的理由么。

    “不会是因为记仇吧?体术课受点伤也很正常呐——,我想想……零五年?至少是十四年前的事了吧?”都不用扳着指头数一下么,忍不住又要翻白眼,

    “您是指读书时那次因对练意外导致我手臂骨折的事么?”这陈芝麻烂谷子都要翻出来讲,可见真没什么好聊了,“您不说我都想不起来了。”

    记忆力也和咒力挂钩——这种玩笑他才不会对你开。

    “不是吧,你这样小心眼的家伙怎么可能忘掉嘛。当时被硝子治完还打了一星期石膏吧,天天臭着脸——对的对的,没错,就现在这个表情哦!”

    已经讨嫌到连随手操起个东西朝他笑开了花的逼脸上扔都没劲了,你干笑了两声。

    “那次是你非要找我做对手诶——绝对有小心控制力气哦!所以看到你人整个飞出去我也吓到了。之前的话一般都是我和杰一组嘛,谁知道你这家伙小胳膊小腿真的一丁——点力气没有……”男人靠着椅背,按着扶手边的调节键,一边说一边向后靠躺下去,瞪着眼看车顶,像在回忆,“托我的福,你们两个后来没过叁周就交往了,对吧?你和杰。”

    与你平齐的位置空出一块,刚刚一直盯着的隔壁座椅侧边上那块浅色污渍移动了,现在不知道该往哪看才好。

    ——有么?叁星期?当时国中男朋友甩了你没?这都八百辈子前发生的了,鸡毛蒜皮乱搞的破事,怎么可能记得清。

    像看见你沉默下去才反应过来说了不该说的,因此变本加厉继续喋喋不休,“杰叛逃之后夜蛾还偷偷找你谈话了吧?谈好久诶,出办公室的时候夜蛾都快要哭了你还板着脸,好吓人哦——。”

    真不记得了。你也不知道回答什么好。

    “所以后来竟然又和忧太谈恋爱了,大家真的都吓了一大跳诶!”像为了强调“吓一跳”的程度,说着人都突然坐直起来,不自觉你也跟着身子弹着抖了抖。

    迫于无奈“啊”“嗯”了一会,权当做回应。

    ——忍不了了,这也太难熬了,就不能放过你?现在再塞耳机主观上隔绝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按亮屏幕看时间——怎么才过去没几分钟,你都快死在这破车上了。瞥了眼窗外,雨看起来有渐大的势头,但也说不好。新干线的话,估计很快会驶离降水范围。

    “现在还在交往嘛——,你和忧太?”

    男人双手撑着后脑勺又躺回椅背上,脸没动,只有视线斜越过墨镜边缘看着你。

    “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