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哨兵装你妈向导】全文(第2/5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土豆小说网

就是什么都有。

    好像看到了一切,从种子到发芽抽枝卷叶光合作用花开花谢结果落尘腐败,从水珠到蒸腾凝结聚云成雨化雪消融细流山涧江河湖海,从卵蛋到蠕虫成熟吐丝缠蛹破茧展翅十日凋零下坠成泥。你看见了一切,一切壮美的生动的龌龊的残酷的都在绽放,一切诞生陨落变态沉积都在轮回,万物生又万物死,千变万化色彩跳跃。精神体在和阴影于色块光斑中嬉戏,你一眼万年似真似幻亦瞬亦久像在梦游。

    大概是某种精神病前兆。

    你这样想着,结结实实从医务室病床上翻身掉到地上。

    眼还没睁明白,你摸索着床架子跌跌撞撞的边起身边喊,“家入老师,我肯定是感官神游症了!!快救命啊!!”

    “看你精神图腾给孩子吓得。”家入随手磕了磕烟灰,碾灭烟蒂。

    “一回生二回熟嘛,”男人反抻了抻手指骨和肩背,“交给你了哦。”

    “能不管么?”家入起身把盘子里的残迹倒掉,“又没我什么事。”

    “时间隔太久了诶,我也会得神游症啊。”说着活动了一下脖颈,左右歪了歪,骨节关节咔嗒响。

    这次没忍住,家入翻了个白眼,“所以早说了,让你约个精神疏导去。”

    男人冲着你盲人摸象一样满地乱碰随处乱摸的方向仰了仰下巴,家入摆摆手,示意知道了闭嘴赶紧滚。

    “我失明了,”其实现在已经看得见了。

    “我现在就想要自己的向导。”说这话你自己都心虚。

    医务室唯一的万用老师看着表情呆滞的你和身边盘的像坨粑粑同样呆滞的大长虫只能沉默以对。

    五

    自从上次短暂神游症后,只觉得自己状态每况愈下。

    走神,恍惚,听不清话,神经衰弱,眼神失焦,时不时的忽冷忽热。大太阳下面体术课全员大汗淋漓你穿羽绒服裹羊毛围巾,半夜叁更出任务汗毛倒立阴风瑟瑟你浑身滚烫恨不得原地裸奔。

    不愧是东京咒术高等专门学校,关东地区归属塔、圣所兼工会,了不起。注册在案进修学习了没两个月你已经活不明白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不要轻易和你搭话,你只会有同一个回答,“我现在就想要自己的向导。”——狗卷前辈听了都直摇头。

    可能是某种特殊的社交技巧也说不准。

    在大家除了无奈又叹惋的安慰你说“疯病也能治家入很牛逼”的同时,了不起的一年组负责人鞠躬尽瘁春泥护花感天动地好老师契而不舍愈战愈勇依然百折不挠的尝试与你进行交流,

    “オーハヨッ、今天也状态绝佳嘛!走吧出个任务。”

    “我现在就想要自己的向导。”

    “不错不错,体质有提升哦——。试试看换一下长兵咒具,嗯?”

    “我现在就想要自己的向导。”

    “理论知识不合格诶,まぁあ、虽然老师当年也没……但是老师逃课至少没被通识代课负责抓到过现行啊。逃学也逃的多少要有点技巧嘛。”

    “我现在就想要自己的向导。”

    说真的,此情此景闻者流泪见者伤心,无效交流无师自通,你都觉得传闻中既不靠谱又吊儿郎当的人渣老师实在能称得上是温暖人心的数九寒天暖宝宝了。

    如果不是那次出任务的话。

    虽然活不明白了,但平心而论这段时间五感的大幅度提升和屏障的自我保护张开能力确实得到了弥足进步。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被咒灵崽种们胖揍到这么惨的地步了。

    有点丢人,但帐升起来之后,看纯体术洒洒水连精神体都不屑于秀一下的老师叮当两指头挥挥全解决掉的样子,不知道是该感叹真他妈帅还是该对自己有个正确认识。

    你倒也不觉得对方是那种会细腻到体恤你混乱心境的老师,但难得是回程一句话都没再多说。规规矩矩的坐了一路车,你正坐着,精神体也老老实实缩成球盘着,到高专了,你被像扛麻袋一样扛回自己屋里,精神体也死长虫一条似的蔫蔫哒哒的躺在你背上一并被扔到床上。

    门关上了,人没走,拽了把椅子倒坐着面对你。你原来还好意思盯着男人永远干净到反光的皮鞋看,今天连鞋边都不好意思多瞥两眼。

    你是不好意思,死长虫可太好意思了,门刚一关就溜溜哒哒腻腻歪歪的绕着人家脚边打转,见没被拒绝,顺杆爬着死皮不要脸的绕着男人的小腿就羞羞答答的往上盘着转着扭,贴着蹭到腿根被托着前颈,修长的指头有一下没一下的逗弄起下颚,爽的呲溜呲溜吐舌头。

    臭不要脸的。

    “问几个问题,很重要哦,不许装傻充愣了,”他漫不经心的边玩你的精神体边开口,声音压的很低,维持在一个以你现在的距离能勉强听清,再往后仰仰脖子就说不好了的程度。

    你点点头,俯过身去,索性凑近一点。

    “五感现在什么情况。”

    他问的很严肃,你咽了口口水也跟着有点紧张,

    “目前……听嗅味触正常,不如说感觉很好。视觉……偶尔还是不太对劲。”没忍住抬起头看对面,隔着眼罩能看到眉峰皱起来的样子。

    “不太对劲啊……さぁあ、具体表现呢?”

    具体表现……具体表现之一就是此情此景下你这两只眼不知道该看哪儿合适。

    死长虫正撒开了花的缠着男人蹭,揪着制服衣角扭哒着又拽又扯,内里的衬衣都被连着翻起来,掀开一丁点,半遮半掩时现时隐,露出一小段白花花的腰。你每次觉得再看一会就又要大脑宕机时衣服盖下去了,还没松口气又缠的更紧拉的更高。

    胸大腿长175的小姐姐向导固然艳绝,但你老师也很艳绝啊?也不是刚发现一两天了,天天没事干就面前晃着逗傻子遛脸,偶遇一下换衣服喝饮料吃冰棒什么的——老师要是个向导——算了,梦里啥都有,不知道今天晚上能不能梦一梦老师性转。感谢自家的亲亲小血蟒,请加油争取更多做梦素材。

    哎臭不要脸臭的好啊。

    既然男人能没事人一样稳得一逼,你觉得自己最起码也得稍微差不多点,就硬板着脸有一说一的倒豆子,

    “会……偶尔看见……要么就像老胶片放映机换带不及时那样突然闪黑一瞬间,要么……偶尔会看见一点点咒力流动情况。”

    “咒力流动情况?”

    加油蟒蟒宝,再抽上去一点——

    你慌乱的回过神,他还在等你的回答,这下生怕对方把你当傻蛋,忙不迭的补充,“就是时不时的看人有点像看热成像,也不像是我自己看到的,天知道是谁看到的X光……就那种……”越描越黑,你瘪了瘪嘴,感觉更像傻蛋了。

    唯一对你还采取不抛弃不放弃态度的GTG像是笑了一下。你不确定这种笑法到底是因为觉得你傻蛋还是觉得花季少女过于猥琐,也不知道该不该辩解更多。但对方显然不知道因为什么在瞎乐呵,刚开始还憋着点笑,索性憋不住了,笑的你有点心慌。

    疯病人传人?

    可是你是装的啊?装的也能传?

    血蟒已经恬不知耻的在男人身上扭成麻花了。你觉得自己现在像坐在传说中拉斯维加斯的高级脱衣舞俱乐部贵宾座上包场看疯批美人玩大蛇,就差掏钱包撒代币了。

    注意素质。

    下意识的蹭了一下鼻子,确认没出血,你给精神体使了个眼色让她差不多点得了,真不愧是你,毫无悔意全不接收。

    干得漂亮!

    “那个……五条老师,有点晚了,咱们孤哨寡哨的……动静大了影响也不太好。”

    可不就是孤哨寡哨么——一句话给自己打回现实。

    要说牛逼还是你牛逼。

    你是真牛逼。

    六

    男人听完你的话愣了一下,也没憋笑,嘴咧着犬齿都露出来。搂着你的亲亲宝贝长虫起身就在屋里下帐,你没敢多说话,你也颤蟒也颤,一般这种情况不是祓除任务就是要杀人越货了,不然谁好端端的在屋里下这个。

    你坐正了伸直胳膊冲血蟒示意了一下,小混球两边转着脑袋瞅了一圈,直接把头塞男人怀里了。是不是蠢,什么时候了耽于美色,你要是挂了她也别想活了这道理都不懂?急的直跺脚又不敢弄太大动静出来,你咬着后槽牙一个劲拍身边的床让精神体赶紧过来。

    然后你亲爱的老师就顺从的坐床上了。

    好家伙您这么听话到底几个意思。

    “你现在与其说是‘不太对劲’,倒不如说调子非常好呐。”他手臂向后伸着撑住床边,挺大张床男人一上来瞬间就像缩水了一样。

    你是调子非常好,血蟒一时没被关注到已经顺着制服衣领钻进去了——怎么着还当自己小宝宝啊?多大一条肉梭子了也不照照镜子。急的人上火,又肥又厚的滑下去又绕上来,揪扯着衣领崩开衣襟皱巴,基本属于原地性骚扰高专教师了,被发现也不知道会怎么罚——倒是从开始到现在,受害者本人一直不动如山表情淡定放任乱搞,就和没他事似的,怎么就这么坐的住啊??离得很近,你想着不如一把拽着胖尾巴扯回来——实施效果非常不理想,感觉活像认为血蟒骚扰的不够彻底忍不住自己上手了——精神体和你的实战1V1经验过于丰富,勾子一样的拽不动,窜着拉着制服都翻着花拧在一起。

    然后他就脱了。

    多要命。

    蠢长虫都被这波操作整不会了,还懵着呢,傻不愣登的卷着衣服掉在床上缠自己玩去了。想了想精神体是你你也是精神体的基础概念,结论是小傻子竟是你自己。

    “まぁあ、再乱玩下去坏掉了更糟糕吧。”

    那你坏掉了不糟糕吗?!

    “你呢,作为一名优秀的一年组小朋友,现在可能最需要的是——”

    “我现在就想要自己的向导。”你捂着嘴,不好意思连着说了俩月有点条件反射。

    “——自己的……向导哦。”

    “?”

    “五条老师,可可可可可可是搞同性恋是没有前途的!”

    慌的往床边退,往后摸差点栽下去,退无可退了,浑身打颤心脏狂跳。这搞不好是真做梦梦傻了,开什么玩笑啊,你又不是真傻,高专混都混俩月了,还不知道你老师是何等层次的天花板量级哨兵才是白活了

    ——最强咒术师、顶级战力、五条家当代家主、四百年一轮回的六眼无下限、上一代首席、本世纪唯一的黑暗哨兵——想起装聋作哑装疯卖傻时候东一耳朵西一耳朵听来的坊间八卦,烧沸的血瞬间就冰凉了,回流倒灌逼都跟着凉透了,

    五条悟是当之无愧的最强,哪怕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向导。

    “就算斯人已逝,像五条老师这样的哨兵一定也会被安排重新与向导结合的……您别放弃治……希望啊!”

    人靠过来些,没穿上衣,线条舒展筋肉结实,皮肤白皙无暇的像在发光,多看半秒你眼睛都被闪的睁不开,根本找不出丁点瑕疵,活像是全身加了柔光滤镜磨砂处理的希腊神像。这还像话吗?又艳绝又最强还能不能给其他咒术师条活路,比如你,现在就想找条臭水沟子自我了断。该死的他身上好香,天知道喷了什么香水,你把口鼻都捂住,已经想象出鼻血糊脸的血腥画面了。

    “我说,”

    别说,现在盯着那张嘴你不知道能干出来什么畜生事。理智液氮降温的满身骚血现在正咕嘟咕嘟冒泡泡被小火慢炖,这是什么试炼么?比如大家一年组都得经历一次老师色诱,全身而退以证明自己哨兵坚定的异性恋品质,满分通过才给发向导?

    “你在高专到底听了些什么乱七八糟东西啊……”

    听说老师只吃糖听说老师不睡觉听说老师天天眯五分钟就从五百平的大床上起来开着迈巴赫去自家在箱根的私汤泡澡??

    “都是狗卷前辈告诉我的。”你脸也红心也跳的甩锅。

    他像被气笑了,说除了箱根有私汤其他全是他们逗你玩的。

    你眨巴着眼问他你能去么。

    “さぁあ…能不能呢……看你表现诶小朋友。”さぁあ...どうかなぁあ...君の表现次第に...よね。胸腹露在外边,压着笑的时候身子怎样共振肌肉如何活动线条曲折变化的样子清晰可见,连语尾那个勾人的翘音都具像化的牵着胸口微微起伏。你当即在床上正坐好,认认真真磕了个头,

    “五条老师我想当您的狗。”

    “?那你去不了。”

    七

    你知道血蟒又颠过去了。

    你都恨不得贴上去了她还能不为所动?

    仔细衡量了一会利弊关系,你咬牙决定先别抬头,原因无他,希腊神祇现场发牌,不,玩蛇,你怎么想都遭不住的。不如放彼此条生路,你觉得当狗也挺好的,去不了就去不了。

    看着有限视野范围内血蟒红色花纹的肉尾巴晃来晃去的不知道在什么梦中仙境天上人间享受男体宴,只觉得逼都火辣辣的烧腾。说试炼什么有的没的全是扯淡,只是本我嚷嚷着让你赶紧哭着喊着躺平求操,超我却一再提醒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