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哨兵装你妈向导】全文(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285x你

    he

    pwithp

    哨兵向导

    雪豹血蟒

    【domsub/身体检查/玩蛇/克苏鲁/

    挺肉

    哨兵装你妈向导

    一

    男人转头就走,边摘墨镜边单手拿出眼罩准备替换,身后的几扇障后冒出来的声音没断,

    “这种胡闹是最后一次了,我们也不会放任——”

    “はいはい、我也不想每年都因为这种事和你们纠缠不清来回扯皮嘛——,互相体谅啦。”

    “如果情况不对——”

    “杀掉嘛,对吧?除了这个,还有其他建议么?没了?じゃあ。”

    他站着等了一会,没听到更多答复,刚准备迈步,细细碎碎的腔调就不高不低的响起来,

    “奉劝你别妄想着随便找个家伙填个空就重回首席的位置,哪怕你是黑——”

    这次不止站定了,甚至还转过身来,目光没有遮挡直勾勾的盯着刚刚声音的发出处。哪怕隔着屏障保护,压迫感依然在整个空间弥散开来,

    “是不是首席意义不大,我对自己的学生也没那么大恶意。”显然还有后半句,他不准备说,但障子后的人又显然不懂见好就收,

    “亲手杀掉自己向导的哨——”

    “是我和家入硝子的向导。严谨点好。”男人摆弄着指尖的墨镜,像在思考又像在放空,整个空间都在沉默,具像化磅礴的咒力像幻觉般出现又随着人转身离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无论是否愿意承认,每个人都还是松了口气。

    二

    “他喜欢你的蛇。”

    “谢谢前辈,但她是蟒。”

    你不露牙的抿着嘴笑,二年组的咒术师哨兵显然对你的尴尬无知无觉,说着“原来如此记住了”只顾着看在不远处剑拔弩张的两只精神体。

    这种程度的互相挑衅,你倒觉得称不上是“喜欢”。

    “可是刚认识没多久哨兵间的精神体就愿意这么近距离接触,已经算得上是奇迹了吧?”粉色头发的男孩扭着脸冲你笑。

    怕不是太久没见自己的向导,这小老虎憋傻了吧。

    “也没有啊,只是钉崎最近状态不太稳定,所以想多和伏黑呆一会也情有可原。”你顺着虎杖手指的方向看树荫下嬉戏玩闹的黑鸦与巨犬,还是憋不住想感叹一句。

    会玩还是你们城里人会玩,共享向导可他妈还行,就没听说过两哨一向叁个人组成的大家庭。是你没见过世面还是在圣所里没好好学——不愧是东京咒术高等专门学校,关东地区归属塔、圣所兼工会,作为整个咒术世界的中心枢纽,拥有天元屏障白噪音帐的保护,玩的实在是洋气,让人忍不住正坐鼓掌。

    虎杖好像明白你什么意思,挠了挠脑袋,倒也没不好意思,“是有点特殊……但是遇到这种事也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了的啊,就,叁个人之间发生结合热反应什么的……总之多亏了五条老师,不然单想起来要和他俩任何一个告别就觉得灵魂都要被割裂开了似的……据说也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特殊情况……”

    好家伙叁个人。你脑子里还是只有这一句话。结合热这种16+内容还是先别和你探讨了,你现在只奢望着会玩的城里人能完完整整分配给你一个属于自己的向导。最好全是你的,你可想象不出来和别人分享灵魂的伴侣是什么感觉。

    “不过,虎杖前辈,五条老师不是——”

    “一年组都是老师带,二年组会由日下部老师接手。叁四年组还有其他的老师,会根据任务等级提供相衬的教学指导,等服役结束后就可以决定今后的出路啦。”

    别人都是和自家向导商量要不要继续留任,你们可得叁人讨论小组手心手背决定呢。你So他妈meaning,无不刻薄的想。

    “总之对于零基础出身的学生来说,五条老师还是非常称职的老师。”

    你听说的可都是那家伙屁事不干该说的不说有什么事都扔给学生连买点心都要替他排队——你面上还在笑,精神体肥短的尾巴却诚实的抖了抖。

    召唤灵么说谁谁来,这蒙眼笨蛋从哪儿冒出来的。

    虎杖热情的招摇着手打招呼,你不得不尴尬的拍了拍他肩膀指出你的血蟒已经在尝试绞杀他的孟加拉虎了。

    “哟,很精神嘛!”

    精神么?倒是摘掉眼罩好好看看啊称职的好教师,您的昔日爱徒小老虎已经萎靡到快被蛇吞掉了——对不起,是蟒——你冲着远处对你嘶嘶吐信的小家伙摆手道歉,这才甩着尾巴晃晃悠悠的向你游曳而来。

    “实战任务?”你坐在后座,精神体哪怕不存在生物体特质属性的约束,你的冷血爬虫小可爱也依然对空调开足的车内温度和真皮座椅相当满意,舒舒服服的团作一个,把脑袋枕在你膝盖上,嘶嘶的要你摸头。

    不争气,肉食性巨兽的威严何在。

    你叹了口气,给她摸脑袋。

    “第一次实战诶,很期待吧?”

    因为被你霸占了后排所以只能坐到副驾去?把开车的辅助监督老师都吓的颤个不停——窗,护卫,五感发展不全,看得见精神体咒灵等普通人看不到的异状,但缺乏独立应对的能力和战斗水准——那也不至于这么慌吧?车还能开明白么。

    “嗯嗯,好期待的。”你棒读。想着狗屎都没学锤子都没教就让打架去了,要不是听说登记录入包分配向导,打死你也不会跑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糟践自己的大好青春。

    站在二级咒灵的包围圈里你才意识到异样。

    这个奇怪的老师,他的精神体哪儿去了?

    叁

    “辛苦了诶——,完——全,没想到,竟然祓除成功了,虽然被揍得一塌糊涂呢,ウケるー。”

    被扛着塞进车里时连人带蛇都基本要散架了,就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但凡出发前多说几句咒灵等级和诅咒来源,你也好多揣几把咒具备着。

    这哪里是教学,分明是存心搞事情。

    令人火大。现在娇弱的你急需一位胸大腿长一米七五的D杯向导小姐姐来灵肉结合,才能抚慰今天受的心灵创伤——所以说好的包分配呢?这种话当着辅助监督问也没关系吧?你也不是什么登徒子,都是哨兵,谁还没点梦想呢对不对。

    打定主意后你决定旁敲侧击的从暗示入手。

    不靠谱的老师大抵是因为顺手塞你进车的缘故,返程也坐在后排,这样说话倒也方便。试探性的戳了戳他肩膀,没手感,也不知道戳没戳到,但对方扭过头来了,有视线接触总是好的——虽然也不知道到底看不看得见吧——就算是炫耀自己五感极端敏锐,也不至于天天蒙着眼吧?怎么不干脆把耳朵鼻子都堵上拉倒,尤其是那张破嘴——血蟒冲你脸颊抽了一尾巴,你知道该干正事啊不用这么直观的提醒,都能看见的好丢人,

    “五条老师,那个……”

    “嗯?”男人笑着,露出一点点齿尖。

    你不确定该先问唇膏的牌子还是先问向导的事——又被抽了一尾巴——会问向导的真的是,烦不烦,

    “那个……今天和虎杖前辈一起进行了体术训练……”背后嚼舌根是不是不太好——别抽了,你会说的还不行?!你伸手按住躁动的精神体,防止这家伙继续丢人显眼。

    “ヘェー,对练是和悠仁做的啊,所以刚才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嘛。”

    刚才?现在都半夜了,你都叁途川边上溜达着慢跑一圈了祖宗。

    还有,这塔的人是有什么大病,明明下午都要绞死虎杖的精神体了还“有说有笑”——好了好了你会办正事的!男人托着下巴看你的蟒一圈圈缠着你原地抗议,哪怕只露了半张脸出来,你也能辨认出那种“哎呀这两个小弱智可真别致”的特殊微笑。

    “那个……从虎杖前辈精神体的情况看……他可能目前非常需要……”

    要让花季少女真说出“结合”这么荡漾的词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你舔了舔下唇,蟒吐了吐信子,哪怕话不说明对方这么大个人了也该听得懂吧。可别说白长这么大个了还没吃过肉啊——

    “哦——,”幸好听懂了,故意摆出来的疑惑表情后接着恍然大悟般的拳掌相碰,“观察力很敏锐嘛,很会共情哦!会尽快和他们谈话赶紧让悠仁接受精神疏导的。”

    哨兵需要哪门子的共情。你心里白眼翻到天上去也没敢做出动作来,但有更大的困惑需要先问出口,“悠仁前辈不是有绑定的向导了嘛……”

    这你也不好直接说啊?总不能问为什么他们不激情四射原地啪啪吧?而且明显肉体结合效率更高啊?都有绑定向导了谁还只要摸摸头这种小儿科的精神疏导啊?!

    “悠仁前辈呐……”称谓在男人嘴里转了一圈,像被咀嚼着尝味般的,慢吞吞又轻飘飘。车里空调可能不太好,温度忽高忽低,精神体又绕着你缠上来不满的乱蹭。

    “悠仁有和你说么,二年组的叁个孩子是一起绑定的哦。”

    是啊,真牛逼。你眨巴着眼,尽量不露出太骚包的表情。

    “叁个人的情况呢,只能做精神疏导诶——。”男人看着你的表情,瘪着嘴角假装沉重装不下去了便笑起来,顺手揉了揉你脑袋,“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不是吧——,小同学呐,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嘛——。”

    没有过激3P的么?!这岂不是得做一辈子只能喝汤不能吃肉的苦行僧?!不知道是该先收起震惊脸还是该先冷静一下,把因被新任直系老师完全看穿而困窘不堪烧红的脸藏起来——你一把拽过来血蟒,用柔软厚重的腹部把自己脑袋全盖住。男人乐不可支似的又揉了两把你的头,头发一团乱,精神体嘶嘶的抗议。

    “那就让他赶紧接受疏导去吧……”你声音可能太小了,完全被突然插话的辅助监督音量盖住,

    “……五,五条老师,我认为保护学生是每个体系内的教职工应尽的——”

    “我有在超——认真的保护学生哦?”

    你两手用力,把蟒缠紧的身段分出一条缝,忍不住偷看。男人懒懒散散的靠着椅背翘着腿,臂长腿长,舒展着都占到你这半边的位置来了,虽然看起来还是一脸人民教师的和颜悦色,但姿态仪表活像是坐在皇位上漫不经心的说“拉出去头砍掉”——比喻而已,所以也不是那么难弄懂为什么伊地知老师哆嗦的像刚经历了恶徒绑架人身威胁五十亿敲诈。车里忽冷忽热,行进路线时S时Z。

    “不用太在意呐,”像早知道在偷看了,脸都没转向你,随手拍了拍肩膀,最后一下稍微指腹用力捏了捏,意如安慰,“伊地知可是非常在意年轻哨、兵、们、健、康、成、长的好监督哦?”

    这话听起来像“回头就赏你一套全力耳光”。

    你点点头感谢了一句,精神体晃晃悠悠的绕着你身子盘下来,试探性的往男人身边爬。

    四

    你谢过医务室的家入老师,男人说还有话要“大人之间”聊,你求之不得的颠颠跑路——想什么呢,“大人之间”聊的肯定是向导了呗?反应过来时你已经蹲墙角了。

    声音饶是你的五感也听不清。医务室是静音室情理之中,但这层白噪音似乎比以往接触过的更重,谈话声层层迭迭的像加了密,血蟒绕着圈的嘶嘶吐信,缠着你脚腕像随时准备把你拖走。是得走了,零星听动静似乎并不算什么愉快的谈话,你可不想撞枪口上

    ——然后就撞上了。

    猛然被某种过于巨大的动物扑倒在地,冲击力过强,身子被带着顺着走廊地板滑出一长段。忽冷忽热的感觉又回来了,好像还坐在晚上那台空调失灵的破车里。皮肤烫的冒白气,牙关冷的止不住的抖,嗒嗒嗒后槽牙撞着响。

    精神体呢??拜托了除了抽你嘴巴子的时候灵光,这种命悬一线的紧要关头真是一点都指望不上——这才不情不愿的晃悠过来,干嘛啊怕死啊?!

    “回来。”帰れ

    扑倒你的东西是什么都没来得及看清,噌的一下便窜回去了——又不是你命令的,听谁话呢蠢蛇!!看着风驰电掣冲着男人就屁颠屁颠滑溜过去的大长虫你气的头都要炸了,慕强也得多少有个度吧?!你气急败坏的锤地面,精神体这才像大梦初醒般的回过神,又出工不出力的往你的位置挪。

    家门不幸。

    “伤疤迭伤疤?”男人走过来,身边还跟着你的蠢蛇。伤だらけじゃん

    想象中的声调理应是带着笑轻浮上调的尾音,但听起来不太真切。你只顾着看视线平齐处那双光亮干净的男士皮鞋——踏在空荡的走廊上没惹出过多的回音,却翻来覆去在你脑子里震荡重迭越来越响。

    想必是那种高档柔软的头层小羊皮鞋底。你想着,脑子里轰隆隆吵闹的像轻轨到着时的地下站台,只能茫茫然攥住伸过来的手,被拽起身。接触到的时候感觉浑身的血像烧沸了似的叫嚣着,简直要气化后从每一个毛孔里喷出去。

    发烧?

    “家入老师,我好像有点发烧。”

    你坚定的说完最后一句保命的话,眼睛一闭身子一软,原地睡过去了。

    怎么说呢。梦里啥都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