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OrbitalRevolution】全文(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土豆小说网

285x你

    he

    pwithp

    七年之痒婚姻关系

    【玩冰淇淋(?

    OrbitalRevolution

    爆炒是否为解决夫妻关系问题的唯一途径

    一

    人和人永远不可能做到完全理解和思想同步。

    人和人永远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同等分量的彼此相爱。

    所以,两个想法南辕北辙的人被某种社会契约绑在一起约定俗成的朝夕与共——这件事本身就是悖论,是刑罚,是他妈狗屎。

    这是你结婚七年后第一万次这么想。

    二

    倒也不是刚毕业脑子一热就结婚了,彼此也都经历了这样那样的操蛋事;也不是一帆风顺家庭支持友人鼓励,算得上众叛亲离的梦幻开局被身边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疯狂反对最后硬是要在一起的;更不是在钻戒宝马玫瑰花黑卡随便刷的物质基础极大丰富下胡搞乱搞,刚在一起时你头铁的很,坚决对一切糖衣炮弹说不,导致家财万贯的大家主不得不下凡跟着你过了很长一阵苦日子体验人生疾苦。

    说起来真的很让人火大。

    既然现在夏油也回来了世界也勉强恢复正轨了,能借个狱门疆使使么?以后每次闹别扭就把这混蛋关进去,什么时候认真反思承认错误了再放出来。

    没有调侃的意思,但你有时候真这么想的。

    比如现在。

    你蹲在沙发上抱着膝盖一根接一根的抽烟,结婚第七个年头的丈夫已经在卧室睡了,吧?

    太累了吧,能睡会也好。

    瞥了一眼满满当当的垃圾桶,你翻着白眼把沙发毯裹紧了一点。

    谈恋爱时才不是这样的。

    学生时代在一起的。倒不是明确表白了或者怎么样,就突然有一天手握在一起就再没放开了。接着就老叁样,约会,初吻,初夜。当时也吵的,好像没好了俩月就第一次吵的天翻地覆,一度发展到对打拆楼被处分。怎么和好的倒是忘了,反正横竖是被蛊着哄一哄认栽了,抱在一起锤他几下就算。

    后来也会隔叁差五因为各种鸡毛蒜皮的破事莫名其妙吵起来。一般是你气不过了拉着对方理论,被捂着耳朵臭着脸说你烦死了,气到脑壳痛甩手走了自己半夜躺在屋里哭,那家伙铁定会带着小蛋糕敲你窗,哭一鼻子吃着点心稀里糊涂就和好了。

    最初交往的时候说不过你就翻白目——不是他不能说,是你太能说了,吵到兴头上旁征博引黄历翻烂,连他哪年哪月吃掉最后一块小蛋糕没分你一口都能当作开火素材——气的对方脑袋都大一圈疯狂拽自己那头白毛,你来我往吵个天翻地覆,不过说到底都是小事,说开了闹累了也就和好了。

    后来偷偷摸摸藕断丝连着,明面上像阶级敌人,背地里黏黏糊糊一起拖着手压马路,还得像名人防狗仔盯梢一样防着烂橘子们出来破坏气氛——是你决定的,在被拉着连轴谈话几次又被解救几次来回来去如此这般一通操作后,你看见御叁家的人就想吐,为了防止看见男友也不小心吐出来,你硬拽着对方和你一起转地下党——那段时候想吵个架可太费劲了,又得防着被发现还得小心被忽略。又不是你想吵的,单纯是有的时候脾气上来了话赶话到那个地步了,好像不闹腾一下都不好收场似的。

    有一次吵的天翻地覆因为什么你又忘了,但场面还挺大的,一度发展到两个人里不死一个都不行的地步。最后怎么解决的你倒是有印象,男人翻着白眼扔给你一把钥匙,问你要不要住一起,要么明天搬家,要么——你切了一声呛回去问他要么分手么,他嗤了一声,说爱要不要,

    不要倒是还回来啊。

    摊着手挑着眉毛看你。

    还个屁,做梦。

    你把手塞进他手里。

    那之后第二天搬完家就开始同居了。那是哪年的事来着,完全忘了。反正两个人里负责记纪念日的那个又不是你。

    再后来因为要不要结婚还吵过一架。但现在想想,很可能早在那之前,“吵架”就已经逐渐变成你自己单方面的行为了。

    因为找茬也好发脾气也罢,就像在海边扬了把沙子一样,应付的、沉默的、不在意的,最多回头看你一眼,明明是面无表情你却能看出满脸倦容,就像魂都丢了半条似的——你怎么还忍心再多说下去。便全咽进肚子里,有理没理有用没用一并不再提起,自己待着时偶尔那些憋着的话总会争抢着从喉咙眼往外翻,用手捂好压紧还是会从眼角冒出来,彼时有没有道理是什么情绪怎样的心情都没那么重要了。

    当时是怎么稀里糊涂提到结婚来着。就记得你气的浑身发抖,吼是不是在他眼里自己不配他妈的穿一次白无垢。对方愣了好一会,你摔门就走了,夜太深绕着家附近的街道乱逛了大半晚上。在711门口被找到,被冷着脸抓过手戴上戒指就拉回去了。

    正经结婚是又过了一两年之后了。偷偷摸摸的规模很小,到场的也就几个相熟的老同学——这也是你要求的。按他的意思,恨不得飞龙骑脸搞出大的,反正结都结了,看你这个泼样子估计一时半会也不会被老橘子御叁家黑市杀手傻逼咒灵弄死,再不济也能撑到他英雄救美,干脆昭告天下算了——你要求的,低调点,你没那么厉害,你还想多活几年,不见得真能挺到最强解救老婆的时候——他笑的打嗝说你“弱鸡”,所以又吵一次。这次的理由你是记得的,你可以说自己“弱鸡”,他不可以。

    你是不想要孩子的,他也没那想法,但有的事归根结底还是要赖侥幸心理——怪老天多少不太合适,毕竟聚少离多的,有段时间俩人见面就像入春的野猫一样,话都顾不上说只剩下滚床单了,次次卡着安全期生插灌精,被揣上孩子也有点意料之中的意味。那次吵起来前因后果你到都记的清楚,就是不想回忆。反正最终结果是漂亮的小姑娘没抱成,出院时搂着和操蛋丈夫活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逼崽子你心情异常复杂。还笑,笑你妈笑,有什么好笑的。男人被你锤了一路,回去还得实战育儿知识。

    接下来熬了两年苦日子。原因一是拯救世界的人天天在眼前晃悠你觉得不合适,原因二是晃悠多了你也嫌烦,干脆打发出去为好。所以你认为归根结底那段时间的苦是自己作出来的。想起来当时隔叁差五一边打电话又哭又骂一边换尿布冲奶粉抽空给肚子抹祛皱膏最后还嘴硬别他妈回来回来就离婚的自己,还真是佩服。再给你重来一次的机会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再熬过来一遭。

    再然后,你们就没“吵过架”了,直到现在。

    要你说,甚至还不如当年叁脚踹不出个屁的样子——无论说什么吵什么讨论什么,总能被“长了本事”的混球连蒙带哄吹拉弹唱的把话题绕远,一句设问后面跟着一万个南辕北辙的回答和应承,兜兜转转越说越偏,稀里糊涂就被混过去了,吵完了甜甜的抱在一起马上睡着,一拍脑门才觉得根本什么都没说——何必把那层面具戴回家呢。

    像站在巨大的迷宫里,处处看起来都像出口,处处都是死胡同,真实的情绪看法困难苦楚不知道被包裹了多少层塞在哪个角落,你看不透他,更辨认不明,有时甚至怀疑他自己是不是都把假装作常态了——你不喜欢,但也无计可施——本质上只是为了不给谈话对象太大精神压力,所以把一言不发等量兑换为成堆废话了而已吧。

    比如今天晚上,闹了一通脾气,谁也没讲真实原因,最后演变成窝在一起奸笑着网购了一箱即食油炸蚕蛹地址填夏油住所作结——睡前自己一琢磨,都哪儿挨哪儿啊,反而更阴郁了。

    又怕吵醒他又干瞪着眼睡不着,索性蹑手蹑脚偷跑到客厅抽烟。

    是不值得依靠还是懒得说明,又或者你那些微不足道的心情真的不太重要不值得被认真对待呢——他只是顾不上吧,毕竟要操心的事情比你那些小心思重要太多了。你弹了弹烟盒,又抽出一支,手指捏着顶盖尽可能不让DuPont发出声响。

    日子过的也太快了点。

    你换左手夹烟,换了个频道。深夜台也就那么几个,托着下巴看了会索然无趣,烟灰落了一点在茶几上。

    叁

    说起来够讽刺的。

    狱门疆封印这种历史性大事都没能有幸成为离婚导火索,出差回家第二天屁股嘴里的屁话倒是足够这个分量。

    怎么想都是在挑刺找茬故意给人找不痛快——果然世界和平后第一件事就是想法子换掉糟糠稻妻么。

    逻辑自洽,怀疑合情合理。

    屏幕上两个没什么天赋的漫才艺人逼逼叨叨的不知道在讲什么段子,反正你没开音量没看进去也没笑出来,随手把电视关了。大屏幕前薄薄的一层荧光灭了,没开灯屋里黑乎乎的,各类物件家具的影子压迭,说不好是空旷还是拥挤,只觉得自己要被吞没了。

    管住视线不去看厨房,摆弄了一会手机,点了一圈把APP信息提示的红点都消了也没想好到底干什么好。但总得先离开这里,总觉得现在喘不上气。

    咬了咬牙群发信息问问谁有空出来喝酒,回得最快的是夏油——估计他此时还没收到网店的派送邮件,心情还颇为愉悦——你没忍住问他目前这身子骨喝两口不会暴毙么,对面礼貌的发来了一连串亲切问候,措辞真挚、情深意切。家人的信息也进来了,你都不想点开,现在可不是看“早和你说过”以及“傻逼事不要找我我溜了”这种话的好时候。

    第叁条信息就有点不对劲了,退回去看了一眼,大概群发时分组没分对,不然再怎么离谱也不该收到丈夫学生的回复。

    算了。

    你犹豫了一下披了件外套,抓了一把手机钥匙钱包出门,临走前没忘了踢垃圾桶一脚。

    推开拉门,吧台边黑头发的男孩已经站起来冲你打招呼了。你拉开旁边的高椅坐下,男孩又是一鞠躬,目光局促,不知往哪儿看好。

    “五条老师!”他喊你。

    你招呼相熟的酒保加了杯乌龙茶,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忧太……都多久没去高专帮忙带过课了,叫‘老师’不合适啦。”

    乙骨笑了笑,发青的下眼睑鼓起来,这孩子怕不是累惨了,明明没过几年,看起来比同级生要年长不少。

    “对不起,五条师……母?”申し訳ない…じゃあ、奥…様?

    你嗤了一声,把他面前喝了没两口的朝日捞过来。扫了一眼桌上的炸物,想也知道,铁定是某次被医务室的高专第一酒圣耳提面命的教育过“吃炸物不配酒,做人不如做条狗”。还真听话啊他。

    “那个……您不会和五条老师讲吧?”乙骨从你手里接过软饮,笑的有点不好意思,“刚回来,这个点除了居酒屋没什么能吃饭的地方……”。

    前因后果你路上早想明白了。群发的简讯阴差阳错的被执行完任务顺道吃夜宵偷偷喝了口酒的学生收到,大概是初犯,信息没好好读,看几个关键词瞬间心虚,下意识以为自己喝酒被你抓个正着暴露了,慌慌忙忙承认错误,结果把你招来了。

    这孩子太老实了,长大会被人欺负啊。想想自己读书时拖着同级前辈一起偷摸喝酒的日子,你忍不住发出完全错误的感叹。

    “那家伙不会在意这种事啦,忧太也知道的吧,”摆摆手,“所以还是换乌龙茶highball?”你冲他眨眨眼睛。

    “不必不必,”乙骨摇着头,倒真像只小狗,“说实话不太好喝,酒什么的。”

    你把外套脱下来递给吧台里正叹气的酒保,笑的花枝烂颤,灌了一大口。放了一阵发温的朝日顺着喉咙滑下去,没忍住长长的慰叹一声。

    “您……和五条老师闹别扭了?”乙骨的措辞异常谨慎。

    不知道说什么好。再怎么吐苦水,吐到丈夫学生头上也太说不过去了。你犹豫着沉默着,在对方盘子里挑挑拣拣选了个厚蛋烧配酒吃。

    “啊果然……是女性关系么……”像自言自语的话给你吓了一跳。

    “?”你把蛋卷咽下去扭头看着乙骨。

    “没有没有,只是随口猜的,”男孩笑着挠挠头,“因为实在想不到五条老师那样的人还能犯什么错误了。”

    那可太多了。

    暗搓搓吃完点心把盒子留在书房不收拾也不说一声直到招来虫,替小崽子开家长会变成同学妈妈签名合影见面会,说着“车我开一下”结果直接一路开到长崎出任务,还没到目的地就水箱开锅烧胎爆缸原地报废——这个脑回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今天也没想明白,还要枚举么,你可以不重复的连举叁天叁夜。

    不过这个“女性关系”,实在让你有点在意。

    “忧太,展开说说,”你喝了一口,笑容和蔼,“人家想听。”

    “好吧。之前和五条老师一起出张时倒是说起过,”男孩低垂着眼像在认真回忆,“有提到相关话题?这么说不知道是否贴切。”

    “哦。”你问吧台要了个烟灰缸。

    “您不是戒烟了么?”乙骨歪了歪脑袋看你。

    “成年人很笨的,有很多压力困扰什么的不知道该怎么排遣,想来想去只有伤害自己最稳妥。”男孩帮你把烟点了,你谢了一句,哪里怪怪的。

    “所以通过抽烟喝酒伤害自己?”他看起来就像真的单纯听不懂想知道似的。

    “对哦。”你侧过头避开乙骨,吐出一口灰色的烟气,“抽烟得肺癌,喝酒得肝病,不带套乱搞男女关系得生殖疾病……不好意思胡说八道来着,对不起,这些垃圾话乙骨同学当作没听到可以吧。真的很抱歉。”摆了摆手,觉得还不够索性坐着举了一躬,太久没喝酒了,常温又灌自己灌猛了,眼前有点发黑。果然不该对小孩说这种话,说完就后悔了。

    乙骨点了点头,一如既往懂事的没多说什么。

    “总之忧太觉得酒很难喝也正常啦,”烟夹在中指无名指缝里,你举着玻璃杯硬又灌了一口,姿态像个老落魄户似的,“因为小孩还没有那么多烦恼,还没有遇到比酒还难以下咽的糟心事哦——不不不,或许是因为年轻还有力气,还有劲儿去和讨厌的事情抗争也说不准呢?因为还小所以还有一万种可能,还有改变的希望和余地。但是一塌糊涂的成年人就废掉了哦,懒得努力了,懒得尝试了,自暴自弃了,想做什么也不过只是想想而已,把心情搞得一团糟后也就到此为止了。”你已经一团糟了,你也知道该到此为止了。

    “老师……”男孩侧着身看你。

    你自顾自的说,“所以很烦脑子很乱的时候会喝酒哦,虽然很难喝,但是可以短暂的什么都不想,全都忘掉,就……不过你们老师不可以啦,まぁあ,好可怜呐那家伙——”你把话头打断,不想提起,“忧太还是孩子所以不懂很正常,这种成年人臭烘烘又没劲的庸人自扰——”

    “可是我成年了啊。”

    你呆呆的转头,乙骨冲你眨了眨眼睛。

    四

    回家了么。但看起来不像在家里。

    知道丈夫要回来了提前大扫除来着,床品新换了深色的那套吧。睡熟的时候深灰色的真丝薄被半遮着腰腹,和白到发光的皮肤匀称结实的身材强烈对比,多少年了你还是能只看一眼就下体一紧。

    攥了攥身下的床单,眼前画面清晰起来了。手感不会错的,是睡在家里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