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简单关系】全文(第2/5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土豆小说网

的一缕头发绕来绕去,“不符合你的服务流程诶?”

    “真按流程谁给您在洗澡前就跪着口呀……”你用拇指拨弄着对方的乳头,盯着那一点点微红的位置。

    “哦——,那得好好谢谢你了?”他笑起来,让你用力一点,“不过我就只点过你啊,谁知道你们流程到底是什么样嘛——。”

    “您不是一直想试试BBBJTCNQNS么——反正我是没本事,您那个我可搞不定……而且本来您不就想换谁都可以么……。”倒是没必要来回来去的给你喂定心丸,也不想深琢磨他嘴里“被关起来”的那套话——又不是小时候了,两个人之间说白了就是陌生人,不知道有什么值得解释好强调的。你屏住气把脸浸进水里,闭着眼睛用舌尖做漫游。

    “换人也很麻烦诶——。还要背调,还要体检,还要重新来一遍——,あぁあ,想起来脑袋就痛了——。”

    隔着水听不太清。但是怎么会有人不想尝尝不同女人的滋味呢,不好奇么?真就只是为了单纯进行一下性行为,排解一下性欲?

    你从来就没想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逻辑,所以之前也问过的。

    因为没过几年男人就开始没完没了的出差,经常转给你高昂的车补机票让你“外卖”。某次没忍住旁击侧敲的提过,听说关西风俗产业发达的很,怎么没当地叫一个试试。一边淋浴一边掐着你屁股操,问就是嫌麻烦,“你要这么感兴趣要么我出钱,送你去学几个新花样,嗯?”没忍住叫出声便被捂上嘴,说隔壁住了同行的同事,稍微注意点。你也顾不上了,只能咬着他手指点头。

    坐在床上帮他按摩的时候被问过来一趟有没有什么想去玩的地方好替你安排,你还没回话男人就自己乐,说怎么想USJ都不可能比他床上还好玩,便被拽着又洗第叁遍澡。好歹也在关西待了些天,结果房门都没出成。

    好巧不巧返程竟然订了同一班。你缩在候机椅上,偷听到男人被送机的女同事骂“人渣”,甚至还愧疚了一下。结果高空俱乐部时还没解释完自己真的努力不发出声音了,就边被按在塑包洗手台上操边得到了“她那是口头禅啦”的回复。总被这样说真的没问题么?是因为你么?需要替他解释一下么?你脑补了一波拉黑套餐后直接放弃——

    “今天一直在走神诶?”被从水里拽出来,你吓了一跳,“浴液不能进去吧,你会痛哦?”

    亏他记得。虽说这种操蛋事这家伙当年也没少干。说不好原因,你还是心脏猛蹦了一阵。

    “那我帮您冲洗好了。”你说着,打开花洒,水声很响。

    浴巾又厚又软,男人弯着腰曲着腿,手撑着膝盖让你擦,像一只温顺的大型猫科动物——冷不丁的甩了甩头发,更像了,弄了你一脸水。

    “您稍等等呀!”手臂都举累了,抱怨听起来像娇嗔。

    “已经等超——久了啊,”他直起身子摆弄了一下阴茎,“刚刚就没有让我射,这样折腾下去阳痿了你得负责诶——。”

    谁要负责,找你负的哪门子责。再说了全天下谁阳痿了这匹种马也痿不了,你才不要听这个。索性摊开浴巾裹住自己,结果还没整理好头发就被抱起来往外走,腿上的水都顺着脚尖甩出去。

    “那个……润滑我还需要补一下,”你没敢环他肩膀。

    被抱着颠了一下,“诶?已经自己塞好了?”

    “因为您好像很喜欢在里面时感觉到我后面也在震……”也不知道自己害羞个什么劲,可能哪怕是你,这种话说出口还是烫嘴巴。

    “还记得嘛,前面用的那个也带了吧?”把你放在床上,转身就去拿你包,还没来得及制止,对方就已经自顾自翻起来了,

    “这套衣服哪来的,你没穿给我看过!”

    你慌的弹起来,撑着半个身子看,发现男人手里举着晃的是情趣内衣,坠着的银色珠链钱币细细碎碎的响,这才松了口气,“这不就是您买的么!”

    “完——全——没有印象,”男人把衣服抛给你,转头继续在包里翻,“总之我没见你穿过,过分诶——,我惨兮兮的操不到你,你这家伙却高高兴兴的不知道穿这么骚给什么野男人跳艳舞去了。”

    笑死,哪还有“谁”啊,混账玩意人间蒸发那么久,现在倒是自己抱怨的起劲。你穿的飞快,把脖子上的锁链一并系好,见他还在鼓捣包,心都揪起来了,跳下床就冲过去,胸罩裙边的珠链一阵响。

    你从背后抱住男人,熟练的用指尖在他小腹腹股沟滑,用胸蹭他后背,说起来都有点委屈,

    “明明是您留下一大堆待续未完就……去忙了,”犹豫了一下用什么措辞,对方身体僵了一下,最起码没再继续翻弄了,“这套之前您提到过嘛……说想……那么做……试试来着……”

    “……开着无下限玩,对吧?”

    他转过身,冲你笑,似乎是想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你下意识打了个冷颤。

    四

    摆弄了半天手机,最后找好角度立在沙发靠背边——怎么看都是在录像,不是在开那个什么“无下限”吧?

    你脸都涨红了,怎么又要拍。

    “都说了手机设置的嘛,”男人坐好了让你过去,“试试看嘛,现在是真的碰不到你哦?”

    犹豫着坐在茶几上,瞪着眼看男人伸手只隔了半厘米又怎么都碰不到你的样子。

    “没骗你吧,”他把配套的乳夹链扔给你,“自己戴。”

    你把透明的胸衣翻开一点,提了口气,捏着乳头夹好,瞥了一眼,果不其然立了半天镜头角度白选,正在举着手机对着你,

    “规矩您还记得的吧?”你补充了一句,“露脸不露逼,露逼不露脸。”

    “又不舍得让别人看嘛,”镜头快贴着乳头了,“而且我现在可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的重症患者诶!每时每刻都超——担心超——焦虑的!万一又被关起来又好长时间没法操你了怎么办——虽然不会再有就是了。但是提前留点新素材嘛,有备无患,对不对?”

    就知道说了也没用。你把乳夹都夹住,理了一下中间叮当作响的链子,深呼吸了一下,侧坐好,

    “那我开始了,可以么?”

    第一次做时你以为自己产生幻觉了,因为明明鸡巴正插在自己身体里疼的死去活来,但就是又挠又踹的碰不到人。是真的碰不到——以为摸到对方了却好像总也靠近不了。你不敢问,稀里糊涂混过去算了。

    后面再没发生过类似情况。你也就真以为是幻觉,扭头忘了。

    哪次来着,做到一半男人接了个电话有急事要走,说完你可以先睡等他回来再继续,就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想的入神。你替他把还硬着的阴茎用嘴舔干净塞进裤子里后觉得哪里不对,好像又产生幻觉了,怎么感觉又开始碰不到对方了——壮着胆子偷偷撩男人头发尖——这都接触不到。猜了半天到底是什么情况是不是自己疯了,辗转反侧躺了一晚上也没睡着。

    天快亮时进屋的,边嚷嚷着好累边被你突袭扑过去——真没碰到——大概是某种保护自身安全的牛逼有钱人黑科技?你一边观察着对方的态度一边小心翼翼的说你的推测,男人脸上挂着玩味的表情,也不解释,说这么理解就行。那肯定是说错了,但你打死也不敢再多说半句。当晚只顾着埋头操你,话都没再多说——直到下次见面前你都会每天下意识看看自己是不是已经被拉黑了——搞不好是你离失业最近的一次。

    可能要怪就怪自己最后多的那句嘴。什么叫“为什么后来在一起时就不开着‘无下限’了”,回答完“你要杀我机会多得是,要动手早动手了吧”之后人就变得很沉默——

    果然险些就被判定为“关系复杂”差点被“原地拉黑”。

    直到上次在你身上吃东西,弄的满身黏哒哒的,你刚说完“早知道在你身上开个‘无下限’一会洗澡要省事的多”就吓得赶紧把嘴捂住了。万幸当时一切照常男人没多说什么,倒是第二天刚进家门就收到发来的东西了。和包裹一起来的是简讯和转账,

    “想了想,看的见摸不着还挺有意思?去学学跳艳舞,下次穿这个在我身上跳。”

    ——就上次的事。天知道竟然隔了这么久。从之前的经验推断以为最多只有一周时间够你赶紧学会,谁知道直到昨天都在给舞蹈教练送钱。

    你塌着腰撑起上半身,亮片和装饰钱币压着桌面膈的皮肤疼,但在那样的注视下其他感觉统统暗淡下去。

    跪趴着扭胯,屁股上的珠链随着动作响,臀肉乳肉大腿根的软肉跟着晃。换了个姿势推了一把桌子,转了半圈,你正对着男人,故意放慢速度把两腿张开——他在看着你给自己手淫。龟头上沾着点亮闪闪的前列腺液,气喘的很重。你把半透明的纱裙裙面盖在腿间自然下垂,脚踩着茶几边缘,两指撑开阴户,让冒出来的体液沿着阴唇边流到会阴,滴在桌上。

    男人没眨眼,左手绕了一圈,金属环扣被握紧摩擦发出脆响,你颈上的链条被收紧,

    “自慰给我看。”

    虽然原来花样也不少,但今天玩的是有点大了。这么久没做,见了面还要这样相互折磨,一会怕不是要被操烂——

    要被他操烂了。

    这个念头让你整个人都兴奋的发抖,自然的回忆起那根东西进到自己身体里的感觉了,你手指并拢摩擦着阴蒂,仰着脖子发出细碎的呻吟。自慰的快感过于直接迅猛,很快便忍不住不管不顾的高潮一次,阴唇充血节奏性肿胀发烫,身体里却更空虚了——你没忍住伸进去一根手指,看了一眼对方的表情,在内壁转了一圈,展示一样的抽出来,指尖拉出一根银丝,正黏在薄纱上。

    这就忍不住了?被链子拽着人向前倾,你上半身探过去,手堪堪能碰着沙发背保持平衡。他伸手要解胸衣的背带,像想起来碰不到你又攥着拳收回空着的手。喉结动了动,自慰的动作快了点。

    这家伙也有今天啊。你没忍住感叹,随着他自慰的频率动着腰肢淫叫,让亮片珠链随着晃动的乳房成串摆动。接着跨了一条腿,也上了沙发。把男人推倒躺下,你仗着对方摸不着你便跪在他身上扭动着抚摸自己。两股间湿乎乎的,下意识想蹭他却始终触碰不到——怎么反过来成自己等不及了。你骂了一句,移动了下位置,正跪在他头上,把下体悬在男人脸边。

    鼻腔口腔湿润的呼吸吹的人发痒,扭着屁股下意识躲了一下,淫水随着动作估计滴在他脸上了。你想象着胯下男人的表情,浑身都在发热躁动——

    他叹了口气,性器被吹的要烧起来。

    “不想装了,到此为止。”もう限界なんだ、これで终わり

    对方说着,一把掐住你屁股,舌头伸进阴唇之间

    ——就知道又被戏弄了。

    捏的太用力,绝对要留下指印了。

    你尖叫出声。大小阴唇被叼着咬着吮着,鼻尖还时不时碰到阴户——实在太过了。就是读书时拿你做“研究学习”实例那次,也没这样用嘴照顾过。无来由的羞耻感把眼泪直接激出来了,你越扭越躲,掐着的手便越用力,脖子上的链条便越收紧,不得不向后弓起腰,把性器全露给他。牙齿尖磨了一会,舌头舔上肉缝里的阴蒂,你泄出一滩体液滴滴答答。

    “见面礼给够了哦,该礼尚往来了吧。”

    被扯着脖子按着胯坐下,湿滑的阴道流畅的吃进去了整根鸡巴。

    五

    没给你自己动的机会,刚坐下就被顶操着整个人扑在对方身上。

    太狠了,身上那些链子硬币哗啦啦被抖着响成一片连着不断吵闹不堪。

    被操的差点滑出沙发,又被钳着腰拖回来一通顶,你哭喊着手臂都撑不住了,被拎着链子提起来,腰简直要被折断,被硬拽着抬头,呼吸艰难。

    “あぁあ、今天根本不适合玩这个啊,”男人说的含糊,舌头隔着薄纱把乳房舔的湿漉漉的,“你到底怎么想的嘛,明明自己也已经想要的不行了——ドM?”

    笑着扯了一把乳夹上的细链,带着胸衣都跟着变形。

    就那么一下没被攥着,你差点摔出去。男人拽着链子掐住胯部拖你回来,重新捅进阴道深处,坐着操了你一会,手有一搭没一搭漫不经心的解胸衣的系带,舌尖绕着乳夹边缘打转。你扭弄着呻吟,阴道激动的不住缩紧吸着鸡巴律动——大概不想这么快就中出,插在里面就搂着腰和屁股把你抱起来。

    果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