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简单关系】全文(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285x你

    he

    pwp

    【应召文学!站街文学!艺妓球!录像!ntr!dirtytalk!艳舞!莞式服务!大量口交!

    色情!慎重!

    简单关系

    Nympho

    一

    前台拿卡刷开房间鞠了一躬转身走了,你推门闪身进去,有阵子没穿不太习惯,过高的鞋跟踩在不同的介质上有点不稳,人晃着歪了一下。

    男人在沙发上打电话,侧过头看了你一眼,点了点下巴示意你过去。

    你没出声,把包放好,坐在旁边。男人把翘着的腿改为大张,光亮的皮鞋踏在长绒地毯上,小羊皮质鞋底鞋边深陷进去,嗯啊的还在听听筒对面的人说话。你会意的附身过去,解开皮带拉下拉链,外裤带着内裤一起褪下一点点,把半勃的阴茎掏出来。

    他抬了抬屁股,你仰脸看,男人委屈的瘪了瘪嘴。你差点没笑出声,顺从的就着姿势又拽下来一段裤子,把阴囊也露出来。想着这下总该满意了吧,先舔在发硬的睾丸上。

    自系带沿着中轴线向上用舌尖有一下没一下的点,舔到哪儿硬到哪儿,最后长长一根直直的立起来,感觉有些久违的成就感。没忍住看了眼反应,男人露着的下半张脸足够表明其谴责的态度。

    你不管那个。用牙轻咬着龟头系带吻了一会,贴着冠状沟舔了一圈。

    肩膀被点了两下,

    “含进去”,

    他做口型无声的说。

    “不要。”

    叁个假名你口型做的夸张且慢,说完就对着马眼又咬又舔,舌尖顶开龟头的小缝,嘬了嘬,像要直接把精液吸出来。

    他很长的叹了口气,手搭在你肩膀上捏了捏——舌头卷着龟头转了两圈,大张着嘴虚碰着一点吞了两次——肩上的手用力紧了一下——你直接把阴茎退出嘴,歪着头看他。

    男人松手举着像是投降,你才翻了他一眼重新俯身下去。单手握住阴囊揉了揉,指缝里都是自己的口水。看他屏了下呼吸,就势冷不丁的把鸡巴吃进嘴里了。太久没给男人口,还没进到一半就有点干呕。深喉体验大概是要和他永远说再见了,至少在你这里是。你想着,另一只手握住吃不进的半根多阴茎。有点涩,要抹口交液么?

    你刚抬起点身子就被压着背按下去。

    不用算了。亏自己记得带来着。

    有点顶嗓子眼,你咳了一下,他手收回去捂听筒。

    如果是别人,搞不好电话对面是老婆孩子也说不准,但这个人的话,你觉得应该不是。虽然说到底这个人你也完全不了解就是了,床上除外。

    没抿嘴,任口水流到手上,撸的滑溜了些。

    硬的好厉害,多久没做了?什么时候最后一次做的,不记得了。印象中自己穿了很厚的外套,脱下来里面是缎面的情趣内衣。那次男人操的也相当尽兴,一边念叨着“不给糖就捣乱”,一边“捣乱”着吃糖,搞得你身上到处都是黏糊糊的糖霜,洗了好久。

    ——大手抚在你后颈捏了捏。你回神,抿着嘴排掉气缩着腮帮吸了几次,又改舌头打着圈的转,舌根酸疼。男人顶了顶胯,像等急了,只好手上撸的快了点,满手唾液粘哒哒的贴着皮肉响声腻腻歪歪。还有什么好不满的?嫌蛋没照顾到?本想掂掂分量,现在阴囊也硬呼呼的,有点掂着晃不起来。银白的耻毛短短的扎手,怕不是刚剃没两天——你倒不觉得这家伙有把毛剃了显长的必要。

    环着阴茎的手突然被拽着胳膊拉开,后脑勺被大力压着往下按,鸡巴一下就捅进喉咙深处去,差点没吐出来。你使劲翻眼看,男人脑袋歪着耸肩夹住手机,还在通话中,两手扶着你头给自己口交,

    “好了好了,知道了——。不过怎么这种事还需要我亲自动手嘛。”

    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不能咬更深了,真要吐了。你手撑住男人小腹缩脖子拒绝,牙齿还用唇包着,嘴里还习惯性的往下咽,被逼出些眼泪,下巴再张就要脱臼了。

    手机掉在沙发上,男人喘出来一声,彻底解放下来,拽着你脑袋用,一进一出力气大幅度大速度快,软颚都要被鸡巴磨出淤血。

    你使劲拍他手臂,人都跪不住了,呼吸也不上来气,眼前发黑,身子发软,只觉得再过半秒就窒息昏迷,才伴着低喘被放开。

    “……可惜诶,刚刚只差一点点就射了。”

    跌坐在地毯上缓了好一会,你抹了把脸,“我哪有给您口到射的本事。”

    “不再试试?”男人握着阴茎根部在你脸前摇了摇。

    “早放弃了,”你撑起身子两指弹了龟头一下,“先帮您洗澡?”

    “好久没见了嘛,”他拍了拍自己大腿,你岔开双腿跨坐在男人身上,裙子下缘被姿态拉高,下体露出来,

    “内裤都不舍得穿给我看了?”

    “您再多撕几次我就倒贴卖淫了,只能算人道主义送温暖。”说了夸张的俏皮话,把该掩饰好的心思都藏好。你扭了扭,男人边笑着说“哪有”边手贴着屁股摸进裙子里。紧绷的布料下看得见手的形状,随着动作轨迹连衣裙被手腕掀高,一路扯到肋下,乳房被攥住。

    没忍住抖了抖,衣服贴着乱揉奶子的大手,骨节指缝都诚实的映出来,从领口还能时不时看见几处指节。

    “没撕过你胸罩吧?”

    你前后扭着屁股用冒水的阴唇磨湿漉漉的鸡巴,“没少拽变形吧?”

    嘟囔着说你“小气鬼”,拽着你的手握住自己的阴茎。

    “所以就这么过来的?”他问你,没发出声的笑。

    你把他眼罩拽下来,指尖按着马眼磨了磨,

    “就这么过来的。”

    二

    你身上涂满浴液,胸口抹了凝胶,沿着边缘贴着男人把自己滑进浴缸。他仰着头闭着眼,手臂架在缸边,腿分开了点方便你活动。

    “胸推的话至少得E杯才有价值吧?”

    你在水里掐了他屁股一把,肉太硬,掐不动,“太久没见忘了很正常,要么我再给您发次个人信息和体检报告?”

    “那些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嘛,”他左右抻了抻活动了下脖子,“不过你换联系方式了诶。”

    “亏您找得到呢。”你手托着胸,把乳房上的泡沫蹭在男人身上,说完便闭紧嘴,防止自己先叫出声。

    “嗯?不是发信息来留了新ID么。”拽你上来了点,胸顶胸的蹭。

    不提就可以假装不记得。那时确实因为好久没被加好友低落了一阵来着——今天突然联系也就没那么稀奇了。

    你“哦”了一声,缩下去,又被拽上来。换了个姿势,挤了更多浴液用手捧着在男人胸腹上揉,刚摸到腹股沟就又被拉高,被揽着腰靠近了点。你歪着脑袋看他,等了半天没听到本要说的话。

    “算了,继续吧。”男人仰回去闭起眼。

    “请把手给我。”你夹着男人的腿边蹭边说。胳膊伸过来,手直接盖在你乳房上。你笑着翻他一眼,帮对方涂浴液。一直没泡在水里,手臂有点凉,你探身过去贴住,压到水面下抱着。

    “想我?”水都被闷笑震的漾起来。

    你犹豫了一下,沉默着把指尖插进他指缝里描。问这种奇怪的问题,让人怎么答。

    “真的隔了好——久哦?”脸还仰着脑袋没动,只睁了眼,向下看你。

    本来也词穷,怪自己多瞄了两眼下颌线和颈部绷起的筋,一时间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被拽着坐在小腹上,被捏着下巴,你只好往别处看。

    “委屈的要哭出来了诶——,”刚转开脸就被扭正,“真的假的。”

    “喜新厌旧还不是很正常。”说完你就后悔。

    “没有哦,”男人掀起架在浴缸边的手活像在发誓,瞪着眼睛看你,语气迫真,“超——级惨,被关的无聊死了,人都见不到。信号没有电也没有,看之前拍的视频手冲,结果撸到一半低电量关机了,当时真的超——生气的!”

    之前的视频?那可没少拍。你还记得第一次被男人举着镜头对着下体一不小心潮喷的事,追着被嘲笑了小半年——“先别去,等我把手机掏出来你再弄湿嘛”,“这次可以完——全放心哦?装了防水壳诶——。”——反正是相当恶劣了。

    “所以是仗着皮相好玩弄有钱有势人家的小姑娘,被关小黑屋里去了?”你憋不住打趣回去,把他另一只手也要过来按进水里。

    “可饶了我吧。”翻了翻白眼,自己也笑了。勘弁してくれよオマエ

    第二次做时就忍不住问来着,这个人怎么看都没必要招妓吧?好像当时就说了,只是为解决生理需求,关系越简单越好。

    边嘟囔着什么“麻烦事够多了不需要再添更多”之类的话,边把你按在门板上操,挂着学校名牌的制服都没脱。要不是哭着喊着顾不上,不然真憋不住得问问这小少爷什么来头。事后你倒是强打精神委婉提出了,他要真那么想的还不如把自己卖了划算。对方笑的直捶墙,眼泪都出来了——到今天也没想明白到底有什么好笑的。只要不是黑店,他的话,肯定是能挑顾客的呀——这不你就上辈子积德这辈子烧香撞大运。

    总之自那之后每周至少见叁次?最夸张时连着睡了一个半月还不止——要买你一次可真的不便宜啊?还没白天没黑夜的按天算。什么家底啊?什么纨绔子弟不怕被自家老爷子追着打?提心吊胆了小半年,就怕被什么财阀家族势力找上门,胆战心惊的体检避孕,学费交的都不踏实——你当年也实在太小,试探性的为人着想,说还不如把你包了划算。回答是什么来着?“那不是也很麻烦嘛?”躺着玩掌机让你骑乘自己动,没一会嫌你动太慢了翻身压过来,嬉皮笑脸的说现在就挺好。

    倒是挺好的。除了他多掏点你多累点没别的坏处。

    后来也见,但时间都没准。有次隔了近两个月,一进门你就没忍住,啪塔啪塔掉眼泪问是不是腻味你换人了,可以的话给点提升建议你再努努力。建议倒是没给,刚被揽过去抱着人就睡着了,一晚上什么都没做约了个素炮嫖了个寂寞。你心若擂鼓动都不敢动盯着看他青色的眼窝和银白的睫毛,本以为少女怀春铁定睡不着了,天知道刚感叹完就睡的死猪一样。早晨被操醒了,你迷迷瞪瞪睁眼赶紧说这得算两天的钱。

    大概是真的很忙?你可不问。怕不是只要开口就会被认定和“麻烦”划等号,当晚拉黑,第二天你就痛失经济来源了。

    你靠身体吃饭的,有基本的自知之明。该管的管,不该管的不管。

    ——不过这次实在是太久太久了,几个月?半年?一年半?

    没忍住叹了口气,你半边脸还泡在水里,像吐泡泡,“还想着您邂逅爱情改邪归正结婚生子去了呢。”

    “哈,”男人憋着笑,拎着你后颈提起来,“那这么久没见还不够你从个良?”

    吓得你抖了一下,赶紧掉转枪口,“‘关’了半天也没能让您‘从良’啊?”你把手臂担在对方肩上,假装叹气掩饰自己,“算了,毕竟从小操您操到大,对您不报那个指望。”

    男人改捏你的胸,揉的用劲,有点疼,表情夸张,好像痛心疾首,

    “可是我都这——么努力了诶,你怎么就不能被‘从小操到大’呢?”

    叁

    “是不是等太久了,要么您就这样直接进来?”

    你小声问,手撑在男人胸口,撅着屁股扭着腰,在水里磨蹭勃起的阴茎。

    “不太好吧,”倒也没阻止,手指卷着你脸边没束进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