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めぞん一刻】全文(第2/5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土豆小说网

“只是觉得来探望的话不该空着手,而且水果努力成熟为的就是被人吃掉……”嘴唇上沾了一点晶莹的汁水,“伏黑同学——我是说津美纪,吃不到又很可惜,放在这里浪费掉也很可惜——”

    “五条先生的话,只要是甜食都来者不拒,没有格外特殊的嗜好。”伏黑打断你,“无论他怎么和你讲的。可能只是当时旁边有橘子,那时正巧看到了,随口一说。也不用太把那个人的话当真。”

    完全哑声。只要提到那个人就会变成这副样子。

    伏黑叹了口气,想过要不要拍拍你的肩膀但手都没抬就直接作罢。看你满脸通红又磕磕绊绊说不出话的姿态,也不知道自己刚刚那些是否该讲。结果顾及着之前失言,反而没忍住说了更多,

    “据我所知五条先生目前没有配偶或者说伴侣,也没有见到过他交往的女性,不排除他顾及是监护人身份觉得没必要让我们知道的可能。”男孩在说“我们”的时候嘴角沉了一下。

    过了一阵你嘟囔着,声音细不可闻,

    “谢谢。”

    伏黑点点头。

    “津美纪会慢慢好起来的。”像是觉得不得不开口一样补充着。

    这种来自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普通人的普通祝愿,这种客套话,这种流于表面的祈福,这种廉价成套批发来的善意,这种甚至自身都不曾真正看清过世界的无知——

    明明一样的话听了无数遍,早就具备了坦然接受礼貌回应的能力,所以郁结又从何而来呢。

    “不过你要想通过讨好我们去追那个人,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被情绪驱使着说出口,总觉得该收回,但又确实是实话不是么。

    十四岁的男孩显然自知没有处理这种复杂情况的能力,最后还是假装老练的拍了拍你的肩逃跑一样的走了。

    四

    在校园里又见过几次。

    说起来很奇怪,好像自从注意到有你这么个人之后总是在不停的打照面。

    条件反射?

    像偷偷打了耳洞后突然感觉身边全是戴耳钉的学生,像第一天穿上新款便发现满大街都是穿着一样鞋子的人——好像无法这么解释。伏黑说不上来。

    故意的么。不知道为什么一个陌生人的存在感竟然能有这么强,明明学部都不一样。

    每次见到的时候,都觉得你有哪里不同了。

    打扮?也许是打扮。

    一个月前改穿了那种低矮时髦的猫跟鞋,二十几天前变成了说不上是闷青还是草木灰的流行卷发,两周前穿着透薄的雪纺料子上衣披着浅灰色的针织衫,十天前竟然用上了不一样的包,几天前甚至注意到饱满润泽的下唇大概精心涂了小姑娘间追捧的新口红——以上这些男孩一窍不通,但偏偏每次视线越过乱糟糟的师生堆都能一眼看出来。

    乍一看过去,今天变了一点点明天变了一点点,有点微妙的差别让人说不上来,如果有对比拍照的话,可能会是让周围人吃惊的程度也说不好——现在在人潮里的你,应该能被归属于仔细分辨后会被当作品味不错的低调女性快速筛选出来的那类。

    可是话说回来,只是打扮不同好像也不全对。

    气质?气场?这就更远超他的思考能力范畴了。如果再有机会面对面接触对话可能会对直观得出结论有所帮助

    ——但你摆明了一副这辈子不会再见的态度。

    而且有多离谱。

    你没再探望过津美纪了。或者时间被刻意错开,总之再没碰到过。

    这就算了。

    自从上次离开后每每再打照面,你都硬要演技拙劣的装出不认识的样子。刻意的别开视线,僵硬的转身就走,突然的改变路线——简直有点烦人了。忍不住让他想问出声到底谁才是十四岁。

    生气了?闹别扭?被自己的话冒犯到了?

    可是只是见过两次的陌生人而已,这样一来不是更奇怪了么。伏黑想着,没听见身边同学在说什么——自认为是自己“跟班”的人——有“跟班”什么的未免也太莫名其妙了,又没做太过出格的行径——

    “伏黑同学确实是说了很了不起的话呢,不过作为学生——”

    “武田老师!”

    男孩猛的转身,胡想乱想的时候以为自己幻听了,怎么听见你的声音,谁知道一回头正看见你一溜小跑的过来。这才意识到,方才刚教训了几个应该被上一课的小子,现在正毫不意外的“被抓住谈心”。

    “武田老师,真的抱歉!”你站定在他身边鞠躬,水色的裙摆顺势漾起来一如涟漪,“不好意思,这孩子又给您添麻烦了。”

    这孩子。伏黑忍住没翻白目。

    “对不起,是受伏黑同学监护人拜托……是,刚刚联系说有些急事分身乏术,我也正好这个时段没有排课……”

    联系。成功要到电话了?怪不得。还真是厉害。

    “不会不会,您太客气了。不过,武田老师您可能比我更了解他,惠有这样坚定的人性,我想只是待人接物方式方法习得的过程……”

    用了相当分量的措辞,国文老师的嘴啊。

    “真不好意思,劳您费心了,今后这孩子也承蒙您多多照拂,真的非常非常感谢!”

    一串接着一串的套话。这就是所谓的“习得过程”?

    伏黑垂着眼,再抬头时身边只剩你一个人了。

    “晚上一起吃饭哦?”你其他一概没提,只说完笑着拍了拍男孩肩膀便转身走了。

    这话怎么像从五条嘴里说出来的。

    五

    刚想着不会接触了就跑来充当临时“监护人”;刚说完“晚上见”一推门就发现你正坐在家里堂而皇之的剥橘子。

    几乎要忍不住重新看一眼有没有进错门。

    伏黑把书包随手放在桌上,“橘子放很久了,劝你别吃。”

    很久之后第一次开口。

    “是新买的!”你说完,把整个橘子塞进嘴里,像要表演似的,不出所料的溅出一道汁水。

    “这种行为不在别人家展示也可以。”男孩把手帕递给你,瞥了一眼,裙子沾上果汁的位置变成了几枚鲜艳的绿色渍迹。

    把嘴里的咽进去了,你压着擦嘴角和顺着脖子一路流的液体,“洗干净了再还给惠好了。”摆了摆手帕。

    “建议你还是用水洗一下自己,会黏。”喊名字让人别扭,“洗手间在那边。”

    你舔了舔手指说不要紧。

    倒是稍微讲究点啊。

    伏黑觉得每次见面都像重新认识了你一遍。虽然搞不懂为什么要“认识”。

    “离吃饭还有一会,可以帮惠辅导一下功课哦?虽然老师理科一塌糊涂,但文史类还是稍微有点自满的。”你凑过来,行为举止措辞语气,带着一种既视感。

    想了一下,没来由的郁结。该开口阻止你的。倒真不把自己当外人,手都没洗就乱动别人的包也过于没有边界意识了,向来对这样的自来熟没什么招架之力。叹气的功夫,你都连着发表一系列感慨了,

    “饱食穷民?!老天,这么沉重的东西我都看不进去。老师自己教国文也只能而已诶。”

    得亏说得出口。

    “看不出来,惠成绩这么好的么!果然脑子好的人稍微学一学就很容易拿高分?啊,我读书时候可是最讨厌这样的家伙了,完全不把别人的勤学苦读放在眼里,轻轻松松就被超越了,想起来就火大呐。”

    擅自翻学生的试卷违规吧。

    “这不是——有漫画的嘛!就知道惠上课一定——”

    伏黑一把从你手里夺过去,眉头都皱着,顺手把书包也拉到自己面前,

    “已经够了。”

    你瘪了瘪嘴,自知理亏没再做声。

    “五条先生给你钥匙的?”男孩把你从包里掏出来的书本一件件塞回去。

    你从自己手包里翻出来钥匙递给他,“让我先到家里等你。”

    谁家,什么家,和你有关么,你算什么人,监护人的女伴?继母?什么玩意。

    伏黑没说话。

    “他问惠晚上想吃什么诶……”你甚至凑的更近了,像在看男孩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我说过吧,”伏黑深呼吸了一下,做好了为自己的话后悔的准备,“为了追五条先生而讨好我们,是真的很可笑。”

    “哈。”像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你没忍住,笑了一声。

    说的有什么不对么,是不是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多惹人发笑。

    “为了迎合那个人的喜好,费尽心机的打扮、套近乎、拉关系、搭话茬,甚至说话腔调都要尽可能接近的有样学样。”伏黑看着你,“照照镜子,我以为你知道‘坚定的人性’是什么意思。”

    你直接起身,向玄关走,穿好鞋停了几秒才转身,

    “我没觉得喜欢一个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你脸颊涨红了,却分明和之前桃粉的绯红不同,“因为喜欢所以难以开口,因为喜欢所以手足无措,因为喜欢所以觉得自己永远都不够好挖空心思想让自己变得更好更配得上在意的人,因为喜欢所以忍不住的想接近超贪心——这有什么是值得伏黑君挖苦讽刺如此不齿的么。要是连别人这样简单的心情都无法体谅,建议你遇到不长眼的女生表白时直接说‘抱歉’转身逃跑,别浪费对方的心意。”

    门被甩上,简直一声巨响。

    伏黑自己坐了一会,把包从桌上扫到地面,一同掉出来的漫画封面是穿着百褶长裙的女性。

    六

    “竟然提前走掉了嘛?ヘェー,约好了要请她吃饭感谢一下今天的事来着。”男人视线越过墨镜边缘,正对上伏黑阴沉的脸,扑哧一下笑出来,“听说惠今天说了很帅气的话?与其说是‘被教育’不如说‘被变相认可’了诶——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