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めぞん一刻】全文(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5x你

    he

    清水【隐晦性爱描写】

    伏黑视角五梦

    非典型性小妈文学

    含伏单箭头

    めぞん一刻

    一

    “——抱歉。”

    伏黑退了一步,没再看你。

    “因为是惠,所以没关系哦。”你笑了一下,拢了拢头发,“现在就已经全——部忘掉了呢!”

    倒是别忘啊。

    男孩只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公寓。

    盛夏白昼太长,伏黑沿着下行的坡道走了一会,突然有点在意余晖后短暂的黑暗。

    二

    第一次见到你时刚升国叁没多久。

    第一印象是你脑子有问题。

    听护士说津美纪有访客探望下意识以为是诅咒师来着,飞跑着踹开门冲入病房,你被吓得人都从椅子上弹起来,手里剥了一半的橘子掉在地上咕噜噜的滚进床底。

    彼时刚刚入秋,你穿着坡跟鞋和露小腿的百褶裙,病房的窗帘被风吹的翻飞,你的裙子也跟着翻飞。太阳落山每天都越来越早,病房没开灯,墙壁地面铺满了暖黄色的光,也许是出于这个原因,明明是落日时分,反而感觉上更有生气了。

    没有咒力,是普通人。伏黑辨认后回忆了一下,不觉得自己认识你。

    想拉把椅子也坐下,刚伸手就放弃了,潜意识里不认为你会继续呆着。

    但不自我介绍一下么,津美纪有这样的朋友么。

    伏黑皱着眉头,一直没等到你开口,直到看你剥第二个橘子时实在没忍住,

    “她现在吃不了东西。”

    连搭话都会吓到么。默认自己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彼此都不说话也不需要认识,一直沉默着就可以么。

    伏黑接住差点掉地的橘子板着脸直视你,瞪到你把裙褶都攥皱脸憋的涨红也没等到合理的回应,只好自己开口,

    “是津美纪的老师么?”

    这样连话都说不明白的人怎么可能是老师。只是随便找个话头而已,谁知道借坡下驴一样你猛的一阵点头。

    这人脑子不太对吧。

    伏黑起身准备问一下护士,你是不是其他病房的病人,私自跑出来了。动身前听见你别别扭扭的低声说,自己是学校的国文老师。

    津美纪的国文老师他认识,不是你。不知道哪里来的可疑骗子,男孩想了想,介于你是普通人,因而准备按呼叫铃让护士来处理。太不负责任了,随便编个幌子陌生人就能进到病房,医院的安保没注意,保护她的咒术师也不在意么——

    “我代高校部一年组的国文……如果伏黑同学直升的话,我应该是你的老师。”你这样开口。

    男孩手放在呼叫铃上没按下去,转头看你,“我不会直升,也不会是你的学生。不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但建议你现在离开,在我叫人赶你之前。”

    奇怪的人。

    伏黑看你垂着头拽着包出门,起身前还偷拿了个橘子——举着自己手里拨开一点的那个看了会,没有咒力残迹,闻起来也没有异常,难到还能下毒?如果要害一个昏迷不醒的人需要绕这么大一圈?至少也派个看起来更聪明点的家伙来下手吧?

    他理解不了。

    检查了一圈屋内没有其他异样,坐在你刚坐着的椅子上待了一会,伏黑也离开了。出门时顺手带上了床头柜摆着的那袋橘子,想在医院就扔掉来着,结果出大门时忘了,只得一路晃着袋子拎回家里。

    感觉没到需要向五条求助的程度,但确实在意,第二天索性翘了下午的课直接去探病。果不其然,坐着没摆弄五分钟手机,就看你推门进来了,根本没意识到他在屋里,甚至还扭头和走廊里的护士有说有笑。

    认识?医院里的人?伏黑还没出声,你一抬头正看到他——这次简直更夸张了,人都跳起来,袋子里的橘子颠出来,掉的满屋到处都是。

    这人到底是有什么毛病。男孩走过去站在你面前视线齐平,你蹲下身像要捡在屋里乱滚的橘子似的,直接拽着胳膊肘把你拉起来,

    “你有什么目的?”他问你。

    “伏黑同学,我真的是学校的老师,给你看证件……”你答非所问,看起来像要哭出来似的。

    女人马上要落泪的样子让人一下就头大了,伏黑压着声音尽可能采取他认为合适的措辞,

    “你是不是老师和你连着两天出现在这里没有因果关系,现在最好回答我——”

    “惠——,听说你——,咦?诶,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房门被猛的拉开,五条矮了下身子进屋,正看见伏黑攥着你的手腕。

    力气倒是不小。

    男孩的视线在自己被甩开的手和你通红的脸间转来转去。

    “怎么满地橘子嘛?”银发的男人“踩”着橘子过去——无下限的滥用,也并没顾及普通人会看到,所以是和你认识?

    伏黑犹豫了一下,“五条先生——”

    “惠,负责老师电话打过来说一下午没见到你很担心哦?因为原来最多偶尔翘一两节嘛,今天一下欠席半天怕你发生点什么——”

    “我没事。”男孩语气冷下来。

    五条像没听见一样的继续说,“所以想了一下没什么事我就过来了,猜惠会在这里。总之既然都没什么事,要不要干脆去お台场?前几天有去一家不错的店哦,正好吃完去カラオケ?很久没出去玩了嘛。まぁあ,现在出发的话还能过个周末——”

    伏黑打断对方,指了指还呆站在门口的你,“是五条先生的朋友么?”

    “哦对,说起来是惠学校的老师哦,那个,叫——,诶,叫——”

    你小声说了名字,只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就脖子都红起来,像是恨不得马上钻进地下。

    “对哦,就叫这个!诶,谢谢帮我照顾这两个孩子。”

    头摇着,怎么感觉人都哆嗦起来了,一个劲的说没事——这女人是欠五条先生钱么?再者说,什么奇怪的陌生人,怎么就照顾了,还“帮我”——伏黑抱着手臂沉着脸,等着更多解释。

    “总之趁着还没交通渋滞就先过去吧?反正课都翘了,”五条站起身,和不会给出任何回应的津美纪也打了个招呼,推着男孩往门外走,“橘子的话,一会拜托护士小姐帮忙收拾一下好了。”

    “护士不管这个吧。”伏黑临出门前瞥了他一眼。

    “诶?不管的嘛?”五条摆摆手,权当做和你道别。

    伏黑张了张嘴,没说话。

    叁

    五条挂断内线电话,回头问男孩,“偶尔也点点这个年龄都爱吃的东西不好么?惠这样坐在カラオケ喝咖啡会被孤立哦?”

    “一把年纪点了一个芭菲叁个冰淇淋球的人没资格评论别人。”伏黑合上放题菜单,继续刚刚没说完的话,“所以那个女人和五条先生是——”

    “哦,上次去惠学校时遇到的。”五条坐下,翻开点歌单,“就前不久你不是把健康优良不良少年们排排挂了嘛,被叫去谈话时有想过要把惠也挂上去哦?想想画面就觉得没实践一次有点可惜——。”

    伏黑又翻开放题菜单。

    “总之就那次啦,在办公室等的时候无聊嘛,随手帮那个老师祓除了个小玩意而已,大概是被记住了?”

    “被记住也难怪,五条先生太招摇了。”

    “请进——,啊谢谢。”男人把错放位置的芭菲杯拉到自己面前。

    完全没接话。伏黑叹了口气,换了个位置坐,问,“要帮你点么?”

    “我可以自己搭JR回去。”伏黑等男人挂断电话后说。

    五条边发信息边向停车的方向走,“お台场离都内超远的,坐捷运的话都要半夜了。时间来得及,可以先送惠回去。明天记得给你老师打个电话说一声,虽然要进高专但也是明年的事嘛,最后一年好好享受一下作为国中生的快乐青春不是也蛮好的。”

    提起“老师”。男孩想了想,说,“那个女的,高校部的老师,是喜欢五条先生?”

    男人停下脚步转身顿了顿,把视线从手机上转向伏黑,“诶——,这是第一次问这种问题诶,惠长大了哦?怎么,是有在意的女生?哪个哪个?我有见过嘛?班上的?告诉我嘛——。”

    问了白问。

    伏黑举着胳膊挡住弄乱自己头发的手,拉开副驾的车门。

    然后竟然在校园里遇见了。

    非常好认,几乎是一眼就看到彼此的程度。

    也许和那几天在高校部逛荡过多有关。

    穿着大众款式颜色普通的衣服,背着一样的包,盘着头发几缕散下来,扔进人海一秒就泯然众人的朴素打扮。你站在走廊里和穿着高校部制服的学生不知道在聊什么,手舞足蹈的比划着,整个人都像在发光。解答授课问题么?国文课本里哪有需要老师蹦跳着上课的内容

    ——完全和在病房里恨不得融进墙壁原地消失的女人联系不到一起。

    目光不知道怎么碰到一起,你愣了一下,冲男孩笑着挥了挥手。

    这不是挺正常的么。

    伏黑转身走开前还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傍晚还是在病房又见面了。

    男孩从你手里接过来橘子,皱着眉头打量了一会又打量起你,“所以老师是格外喜欢坐在这里吃橘子?”

    你笑起来,塞了一瓣在自己嘴里,好像总算想起来自己拥有正常的语言表达能力似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