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HeadLikeAHole】全文(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285x你

    he

    pwithp

    你咒术私设京都教师

    交流会公费约炮

    HeadLikeAHole

    通宵夜排最强喜提特典一晚正字

    一

    “诶——,今年比我都晚到嘛?——”男人左右窜着,在京都校交流会队伍里找熟悉的带队教师。

    “说出这种话来真的不觉得羞耻么,人渣老师。”

    “鲑鱼。”

    显然本校二叁年级学生关注的重点与他并不相同。

    西宫用手肘捅了一下你,你这才从火热的版聊里回过神,发现等了七分钟的正主已经就位了,一个箭步冲上去,隔着无下限握空气手,

    “五条老师您好您好久仰久仰,本次交流会歌姬老师特别委托由我负责京都队,初次见面万分荣幸。这里有一些签名板麻烦您帮我签一下可以么,这是金粉漆笔请您拿好,后面还有一些海报和物料也拜托五条老师了,如果可以的话麻烦您在我制服后背上也签一下名吧,不用写to签,对对,还有这些也请您收好,是京都特产点心,请一定笑纳——同学们自己原地解散吧,记得这次获胜好吧,关西分会下次能不能办线下见面握无下限会就靠你们了。”

    莫名其妙被塞了一堆东西的五条:“?”

    男人刚发完信息,歌姬秒回,“以暴制暴,直面变态级追求者的骚扰吧狗逼!”。

    他抬头——你正在群里疯狂整理受注,机会难得,如果搞点限定拍卖回去就能不偷不抢不拐不坑喜提海景房了。

    “あのう……”男人反应还算快,问就是多少还有点懵,一边在指尖转笔一边开口,油漆笔里的搅拌珠咔嗒咔嗒的。

    “五条老师,我这么说可能实在太冒犯了……但是无论如何想要问出口,面对您我实在克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如果说了非常不该说的话请您就当作没听到好了——”

    你把屏幕锁了,仰着脖子无比真诚,顿了两秒开口,

    “您能卖我点原味么?”

    “?”

    二

    团体赛前作战讨论会时间。

    五条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去学生那儿躲会,想了想还是径直往教师休息室走。倒是没什么为难的,偶尔有要一起拍照的,搭讪要电话的,嘻嘻哈哈配合一下就完了。多数人是有分寸的,遇到死缠烂打的就大方的把夏油电话留给对方——但你的情况好像特殊了一点……合影可以理解,签名勉强也能理解,这成堆的海报纸板就……怎么说呢,有点懵。

    拉开门刚坐下就见你抱着一大摞新板子冲过来还是抽了口气。

    你把海报摊开,贴心的压着角,海景房正在冲你招手。

    调价,全部调价,亲签加十万円底价然后拍卖,一个月只上一件,压着货出,相卡海报吧唧绑捆着来,一张签字板捆六十个东堂不过分吧,清一下库存——这赔钱玩意,当时一定是脑子抽了,做他的柄还不如私印小高田——哦对就是因为这个蠢逼非要梦男对出才搞了最低起订量吧,总之没亏应该……

    刚回过神,正主正拉了一半眼罩像观察突变咒灵一样打量你。

    你屏住呼吸呆滞了两秒当机立断掏出手机开始全方位无死角连拍摄影——家人们,集美们,独家私人柄有了!说有就有了!!这都不用修,直接印就是成套成套的周边组,海景房,两套海景房!交流会出点事故吧,出点吧,千万别速战速决,多呆两天你就彻底攥紧财富密码走上人生巅峰了——你突然反应过来,放下手机眨巴着眼看他,

    “五条老师,刚刚的照片可以授权给我印点东西嘛?也就做点t-shirt立牌吧唧海报相纸笔记本什么……”你心很黑,没主动提分成。

    “?”

    他完全愣住了啊,是没听说过么?不知道自己在谷圈有多烫手?你歪着脑袋等他回应,在想是当场借个打印机做份书面授权还是直接录像——录像,绝对是录像啊。录像血赚,肯定还能再扒出一堆柄。开玩笑,这可不是平时偶遇路人视角的偷拍——东京校竟然没人动这个脑筋,他们天天在干嘛,抱着金山捡破烂么。回去得给歌姬前辈包个红包,不,如果这一波能换五套海景房可以分她半个——

    “这么喜欢我?”倒不是传闻中轻浮的语气,像真的吃了一惊不小心说出口的自言自语。僕のことが…こんなに好きなの?

    “诶?”你愣了愣,仔细看对方的表情。这个问题问出来确实是太违和了,传闻中厚脸皮没正形的最强竟然不知道自己是圈子里的知名金瓜么?原先只是咒术界里有些小姑娘好这口,现在咒术世界暴露了,顶着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光环的俊脸可养活了一堆你这样的黑心贩子。

    怎么答,说你喜欢钱?

    “我超——爱五条老师哦!”

    有一说一,爱的深刻。谢谢助你圆梦,人生理想就是福泽谕吉里游泳。

    赛前广播被掐断。

    留下满场呆立的学生。

    叁

    “诶,这不算作弊嘛?老师不可以帮忙的哦?”五条把视线从投射的画面转回来,托着下巴懒洋洋的看你。

    你把挂在耳朵上的机械丸摘下来,笑起来,“没有哦亲爱的,您刚刚也一直在盯着我吧,人家明明只是听一下学生们的内部沟通,一句话都没说啦。”

    虽然授权事宜以被双方校长分别痛殴作结,但成大事者不可拘小节,你对目前已取得的可观收益相对满意,心情甚好,满嘴胡叫,尽情嘴嫖。

    没通话么,但京都校这次活像有病的打法怎么想都不像学生自己搞出来的。男人想了想,就事论事,

    “まぁあ……你们这个作战策略——”

    “有点神经病对吧?”提起这个你多少还是很自豪的,值得炫耀一下。告诉他自己的术式也没什么,对方真想弄死你根本都没必要利用这种没什么营养的约束,全当感谢帮你喜提海景房了,“这个和我的术式习惯有关啦——五条老师解除一下无下限,我给您演示。”

    旋即你成功的一把拽住男人衣领,念叨着“失礼了”,就半个身子隔着茶桌探过去结结实实亲在他嘴上,趁着人还是一脸懵逼的状态用尽全力对着他脑门弹了一指头。

    “我的术式是,只要做出出乎敌人预判的行动,下次攻击就一定会获得百分之二百暴击加成。现在您知道了术式内容再来一下大概会提升到百分之二百七八的样子——刚刚还是有点痛的对吧?缺点是如果敌方做出我意料之外的动作,我也会被对方下次攻击伤害的更重哦。まあ,我觉得有点天与那个——”

    “哦——”

    嘴唇被蹭了一下,话被亲吻打断,你人傻在原地,瞪着眼睛看他,

    “这样?”笑的非常天真,和你方才的行径相比不逞多让。

    突然就有点懂为什么这家伙谷子这么贵了。

    你稳定了一下心神回答,“对哦,但是后面得马上跟攻击才行,拖太久就没有暴击效果了。”

    “ヘェ——。”

    夜蛾把脸埋在手里,乐严寺拍了拍他的肩。

    五条靠着沙发,坐的向后仰了仰,摸出手机打开群聊,

    “人家被调戏了,#大哭。”发送。

    夏油杰:“……恭喜恭喜。”

    不要夜勤:“歌姬前辈说了,这是对你多年来捉弄的回礼。”

    “但我调戏回去了哦——,#乖巧。”删掉。

    夏油杰:“……”

    拉下眼罩瞥了你一眼,毕竟实力差距偏大,靠小聪明取得的先手优势现在不太够看,你表情严肃瞪着投影,后槽牙咬的吱吱响。

    “比上次问杰要电话的那个要可爱超——多,#乖巧。”发送。

    不要夜勤:“?不是说人很疯么,”

    犹豫了一下,见面就要买自己内裤这种事还是别说出去比较好。同时家入后半条信息着信,

    不要夜勤:“不过和你说过话并接触五分钟以上还喜欢你的确实比较少见。”

    夏油杰:“珍惜这段缘.jpg”

    “?”

    发完问号下意识的扭头看你。你这次像感应到视线了一样,猛的回头,咬牙切齿,“京都会赢的!!”爆血管了。

    好胜心这么强?

    男人头没动,目光扫了一下投影,没忍住笑出来,“好哦——,那你们可真的要好、好、加、油了诶。”

    ——开什么玩笑,握手会普通票一张叁十五万円都开预售了,别给你搞砸了啊。

    四

    烦的要死,你站在喫烟コーナー猛抽。有点难办了,退款是不可能的,这辈子是不可能的。知道涉谷一战东京校现役二年组大放异彩,你也亲眼目睹了,但没想到实力悬殊到这种地步,简直堪称主角团暴打配菜杂鱼了——歌姬老师行不行啊,平时都在教京都校小孩写俳句么。

    “对吧,她是真的很弱诶——”

    被身后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刚刚自己骂出声了么。

    你扭头,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出来了,你出门时明明还在屋里臭屁炫耀自己的宝贝学生们停不下来吧。

    “五条老师,”你没好气打了个招呼,把手里抽了一半的第二根烟灭掉。

    “诶,不抽了嘛?还剩很长哦?”他仰了下下巴示意。

    “您不喜欢烟味吧。”叹了口气,这是对摇钱树最基本的尊重。

    “你超懂诶——。”僕のことけっこう知ってるんじゃん——。

    废话你是职业的。

    想到还有一摞东西没给你签完,你及时调整表情,满脑子都是现在网购更多签字板来不来得及,嘴上忍不住社交套话,

    “不愧是您,教育出的学生真的各个出类拔萃。”

    ——看着眼前这人臭不要脸顺杆爬的样子,你瞬间又明白了为什么谷子卖的一骑绝尘见面会门票却一再滞销的原因了——但是哪怕就卖出去一张你也绝不准备退款,这个混蛋无论死活都必须被你圈起来展览换钱。

    你想着,把他打断,“我们会赢的。”

    “有信心是好事啦,但是看也知道嘛,怎么想今年都不太可能了诶。”男人撑着吸烟处简易座椅的靠背扭头看你。

    “明年的今天我一定会让五条老师出现在京都的。”

    “理由?”

    又不小心说出口了?果然最近中二漫画不该多看来着。好在你应付的飞快,

    “因为京都这个时候的红叶很美,想和您去看。”

    “?”

    打开群聊,“刚刚被表白了诶,#星星眼。”发送。

    不要夜勤:“和歌姬前辈通话了。人家小姑娘这么多年暗恋你忙前忙后偷偷做了一堆大事,你不和人家原地求婚叁年抱俩说不过去。”

    夏油杰:“愿闻其详??”

    不要夜勤:“夏油杰,你记得的,就那个,追到东京来了。”

    “?”

    读了一会按灭屏幕,你正不知道对着手机鼓捣些什么——能干什么,当然是对受注数量啊!开受注太麻烦了,但现在切了的话万一预售门票要退这波岂不是辛苦一圈完全白干。

    “まぁあ、要我过去也不是不行哦。”

    “?”你抬头,等着后半句。

    “这种情况下过度依赖学生们不现实吧,作为老师要么咱俩比一场试试看?”

    疯他妈的了么,你是卖谷子又不是卖了脑子,和最强打架——要不知道也就算了,为了海景房多少还能打鸡血铤而走险,当时你可也在涉谷,隔着帐都能感觉到里面单挑王者激情一打叁加一大片无情虐菜的空前盛况——要不是被阴了根本没后面那一堆事,你也不至于大阪的家被咒灵碾了,现在苦巴巴的攒钱重新买房。

    “不要。”你直接拒绝,还不如马上着手研发时间机器钳型作战让那帮不争气的小崽子们重打一遍团体赛更靠谱。

    “试试看嘛,你的术式实战起来应该蛮有趣的。”

    无下限在还打个鸡毛,你那叁脚猫术式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