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ハジメ】全文(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dk5x你xdk杰

    3p

    he

    pwithp

    从小操到大

    天降打竹马

    一见钟情不讲道理

    迫害夏油

    ハジメ

    一

    “杰,”你紧紧捏住身边幼驯染的手臂,瞪着眼睛开始倒抽凉气,“我想操他。”

    夏油温和的笑着,帮你把头发别到耳后,“脑子坏的有点厉害?”

    二

    世界上不会有比杰更好的男人了。

    你一直如此坚定不移的深以为然。温和、体贴、细心,甚至是纵容你的,是住在隔壁一直照顾着你的,永远不会离开也永远不存在背叛的人。

    你叁岁,他四岁,你去他家蹭饭,吃完夏油的零食才发现父母要出差,是自己被寄放在邻居家过夜了,那就一起泡澡一起睡觉。

    你五岁,他六岁,跑去围观小学用的漂亮硬皮书包,哭着喊着在地上打滚说你也要,家里拉都拉不住,第二天夏油开学拎着妈妈的布袋去的。

    你十叁岁,他十四岁,听说夏油被堵在楼道告白了,国二小太妹叼着そばパン就冲过去砸场子,有什么问题吗,那是你的杰啊?最后演变成低龄不良少女互殴,被拉去办公室罚站叫家长,晚上还是夏油给你贴的创口贴。

    结果没过几天夏油就跳级去了高中,甚至不是普通高中,是大山里的某个宗教类高专。

    你哭的喘不上气,拽着他的手发誓一定不会再乱打人了,如果真的要和那个小婊子谈恋爱那就谈好了。什么都好说,但是千万别离开你,别住校,别去那么远的地方——会见不到的,见不到怎么在午休时抢他的便当,怎么在放学时一起回家,晚上睡不着站在阳台纸飞机扔给谁?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夏油突然就长大了,想不明白,为什么像个大人一样拍了拍你的脑袋。原来安慰你时都是会亲亲的吧?你自然的提出来,自然的接受了一个亲亲。哭唧唧的占了夏油的床,睁眼时连行李带人都走了。

    你把自己关在邻居家房间里死不出来,父母都绝望了,表示没见过这么没皮没脸的。

    死皮赖脸的躺在人家床上,翻藏在床底的漫画,醒了就看困了就睡,夏油父母也客客气气说想呆着就呆着,你迷迷糊糊稀里糊涂的就硬赖在这儿了——反正夏油家又不会饿着你。

    最终的解决方法是,你从父母手里得到了一部新手机,翻盖之后正跳出来夏油的新着信。

    为期两天在邻居家闭门示威宣告原地结束,说上学就上学去了,因为夏油说会接你放学。

    父母都很发愁,感觉你一到十六就要硬绑着邻居家男孩结婚——当年女性还是十六岁合法登记,你自己倒是连忙否认,最起码得十七,因为夏油只比你大一岁,男生十八才能结——早查好了。春假回家同桌吃饭的夏油听的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已经被你安排的明明白白——你习惯性的啪唧亲了一口,顺便拿走了对方点心盘里最后一颗草莓。

    除此之外,你痛定思痛暗下决心,高中一定会考去夏油的同校,管他是不是什么山沟高专,总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吧?说把杰抓走就抓走。

    结果一查各校分招线时才发现,这个狗屁高专根本不开放报考。

    知道的当晚攥着挂了一大堆乱七八糟毛绒东西的小手机就打电话跟夏油嚎,一哭哭了两个钟。听筒那头吵吵闹闹,一边听一边猜夏油在干嘛,哭都哭不到心上去了。你嗷嗷叫着质问他,只说在外省有游学——学什么,建筑物爆破么?噼里啪啦响个没完,夏油有一声没一声应的也不走心。你气不打一处来,压着嗓子放大招,

    “杰房间里有没给我看过的漫画,我可自己全看了。为了惩罚杰,只能逼你和我做漫画里的事了哦。”

    ——“杰你倒是看着点啊??快把那玩意收起来!”

    啊,什么玩意啊,你听着更混乱的杂音和背景音,做了不恰当的联想,彼时并不知道咒灵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有的人就是不会好好说人话呢,瞎用什么代词。

    不知道竖着耳朵听了多久,夏油才顾得上回话,说明天可以回京,晚上会去学校接你,

    “不过时间有点紧,会从任……游学的地方直接过去,可能有同学跟着一起,没关系么?”

    这有什么关系呢?

    你满口答应挂断电话,哭累了很快睡着。

    倒是第二天没见到夏油嘴里的同学

    ——因为对夏油杰来说,突然变的有很大关系。

    叁

    “国中的小屁崽子啊?”前文提到的同学戴着墨镜单手插兜举着甜筒等的无聊,一会垫脚一会驼背,摇头晃脑没个正形,嘴角要瘪到地上了。

    “是……邻居家的妹妹。”夏油思考了一下措辞,简单介绍了一句。

    做完任务,任性的同窗坚持要吃好吃的慰劳自己,辅助监督还急着回去提交任务报告,他得直接去学校才能赶得上你下学,都累的半死,强迫辅助监督老师往返叁个哪哪儿都不挨着的地方开车送人亦不合适。

    所以青春期刚窜起个头的两个男生一身纯黑制服表情复杂站在和谐明媚的国中校门口,出校门的小孩们吓得自动分流,人群下意识保持安全距离。

    “还没出来?老子想去吃POGG-的甜薯派——”同学一会功夫已经解决掉叁个甜筒了,在夏油震惊的目光中为第叁支冰淇淋掏钱时郑重其事的解释,不吃甜的真的会脑袋疼。现在他想吃第四个,但学校门口的小店只有叁种口味,不愿将就的冰淇淋杀手迫不得已正按着手机找附近还有什么新甜点,恨不得现在马上就去。

    “悟再稍微等一会,一出来就看到了。”夏油多年来拉扯孩子已习得特殊技巧——虽然不好说为什么明明同窗和你都基本算与自己同龄,却要用对付小孩的办法应对——他想了一下忍不住笑着补充,“最闹腾的一个就是。”

    ——但本能的,夏油下意识进入防备状态,因为意识到身边的同学瞬间嘻嘻哈哈的样子不见了,咒力聚结,像正预判到危险并做攻击准备。

    “——杰,有咒灵。”

    夏油犹豫了片刻。

    阳光灿烂的国中校门口?十二叁的一群小孩子中?会是什么咒灵?念叨着“妈妈我也要吃”还是“老师是个弱智”,总不能是“我就要和他做同桌”吧?就这样的咒灵,能有几级?怎么想也最多是个蝇头。

    倒是不该轻敌,夏油放下成见仔细感觉了一下,却什么都没发现。

    “悟?”六眼判断失误?夏油想找个合适的措辞开口核实一下,他不想在外边就吵起来。

    “杰感觉不到么?时间流逝速度被影响了,背景音也出现了屏蔽,人物影像画面都模糊了——甚至在褪色……等一下,那是……?”

    顺着如临大敌的同学少见的呆滞目光看过去,你正边跑过来边挥着手冲他笑。

    ——“悟先去吃甜薯吧,回头学校见。”夏油当机立断瞬间反应,一把把没回神的同窗推进几米开外的人群里。

    “哇杰穿这身制服真的好帅!”

    你借着惯性扑进对方怀里,意外收获了从未有过的热情转圈,还没站稳就被揽着肩快步离开。

    “杰有急事?”步子跨太大了,校裙都飞起来,用包压都压不住,感觉脚都悬空了,像被架着跑。

    “没有,”夏油笑着接过你的书包掼在肩上,“想快点带你吃甜品。”

    四

    “还是不行。”

    你用手背抹了一把脸,闪亮亮的透明唇彩蹭了满颊。

    “下次再试吧。”夏油笑着摸摸你脑袋,从表情上你看不出一丁点不满的情绪。

    “可是说好了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试试的,是对杰的惩罚吧?”任性惯了所以无来由的生起气来,是太疼了——但是在生夏油的气。如果不那么温柔就好了,不那么顾及你的感受就好了,如果一定会痛,总不能每次你一嚷嚷难受就不试了吧?不然不得一辈子童贞永相随么。

    “还有很多时间吧?”夏油哄着你,引着你的手向自己身下去,“而且……也不是只有那一种才叫性交……”

    你攥着不得章法的滑动了几下,索然无味,仰着脑袋问,“我看杰偷藏的漫画上是用嘴的哦?”

    “你要试试么?”

    明明还是杰的笑颜,但似乎和刚刚有某些区别。

    你俯身下去,伸舌头舔了一下,有种说不清楚的味道,像某种海鲜的腥味……但又完全不是,你形容不好,最起码勉强不讨厌。

    “要……吃进去哦?”放在后颈的手轻抚了几下,你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确实漫画里是放进嘴里的,所以你也试着吃了一下。有点难,虎牙总会碰到——磕碰到会痛吧?硬撑着嘴总觉得不舒服,控制不好口水都从嘴边流到脸上了。

    “深一点可以吧?”后颈的手好像在控制力度,拼命维持在一个既不让你难受又能清楚感知到加重的程度。

    所以又努力吞了一点。

    夏油很长的叹了口气,会爽么?你对他此刻的感觉充满了好奇。

    ——“和夏油君一起下楼吃饭!”

    家里喊的太突兀了,你刚想退出来张嘴回应一声,就感觉猛的一下脑袋被按下去了。自己没动,那东西在嘴里突然发狠进出起来,之前都没捅到嗓子眼的,你忍不住想咳嘴里却有那么大的东西,咳不出来又退不出去,想躲开又被按的死死的。

    喉咙难受下巴难受,刚刚控制了半天不想流出来的唾液现在沾的到处都是,感觉要喘不上气了。

    “夫人,我们马上下去。”

    竟然还能顾得上喊着回句话?只有你一个人天旋地转的难受么?

    脾气上来了,不只是身体上难受,甚至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羞耻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缺氧,脸都跟着烫起来。

    手下意识的向前伸着要推人,被攥住握上了奇怪的东西。夏油在很重的喘气,你想看看他什么表情,才发觉眼眶湿乎乎的,为什么哭了,你都没意识到。

    手心里有什么东西很热,一跳一跳的,你试着捏了一把

    ——突然被按着脑袋桎住了动作,那东西一下捅进了嘴里极深的地方,你挣扎着想躲根本躲都躲不开。

    有什么微凉的液体顺着嗓子眼滑进去了,根本没有吞咽环节,头皮都瞬间发麻。你这才发现能挣脱了,急着往后蹭了一段,用手背擦脸上的口水,试着想咳但什么都没咳出来。

    “你……还好吧?”

    你瞪着夏油,想生气又生不起来,他的脸也红红的。说什么好呢?埋怨他?虽然不知道刚刚突然发什么疯,但似乎就该是这样的吧?憋了半天憋不出话,总觉得嗓子里怪怪的,是该下楼喝口水。你翻了他一眼,没什么好气,“下次提前说啊。”又蹭了蹭嘴角。

    夏油好像有点内疚,犹豫了一下凑近过来,指腹蹭过你的下巴,“这里……还有一点。”

    你向上抬眼睛看了看他,有那么舒服么?感觉整个人气质都一下变了,明明放学时候还紧张的浑身僵硬。你边想着边含住手指吸了一下。

    “好了好了,我会都吃进去的。”你挠了挠头,现在嘴里全是奇怪的味道。

    第一次尝试宣告失败,你坦然接受结果,准备起身下楼吃饭

    ——被一把拽倒,被夏油吻住了。

    五

    “老子可能是一见钟情了!”

    家入拍着桌子不走流程直接开始笑。

    “没错吧,杰?就是电影里那样,好像时间都变慢暂停了,周围东西颜色都褪去了,只剩那个家伙看起来像在发光,甚至要勃——”

    “一、硝子好歹也算女生,悟最好不要当着女性说这种话;二、不要再偷看我的蓝光电影了。还有,那是国中,悟这是犯罪。”

    甚至以为是有咒灵,反应也太夸张了。

    夏油心不在焉的说,单手按着手机给你回信息。

    昨天晚上哄了你好久才作罢,最后回校时天都快亮了。但夏油自己也不太确定,到底该不该引荐你读咒高。你能看见的,他知道,所以你们从小也格外亲近。

    “国中生!五条,你也太变态了。”硝子夸张的吸了口气捂着嘴。

    “——看个子不像国一国二好吧,怎么想都发育的很好了。而且是真的好吗,感觉都要喘不过气了,脑子都不转了,甚至都忘了吃甜点——老子一定是一目惚れ了!杰认识她是谁吗?能不能问问你邻居认不认识那个女生?现在就——”

    ——“现在怎么说也还是上课中啊……悟出去站着吧。”

    夜蛾最终忍不住出声,打断了全班学生无关授课内容的大讨论。

    十四五岁的年龄,在想什么呢?

    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已经是大人了,什么都懂了,甚至不可一世。

    总在想很多,想这样做那样做的意义,想自己会变的如何如何,想实际上没什么卵用的人际关系,想夏天穿的裙子和桃子味的刨冰,想在全新的世界尝试一切没有尝试过的。

    想做爱。

    好奇的,刺激的,偷偷摸摸的,说不清道不明的。

    无意中发现摩擦着枕头浑身都酥了,第二天起床掀开被子发现弄脏了,脑子里莫名会直接冒出来不妙的念头,会把自己都吓得一时语塞。

    第二性征发育期。女生会开始讨论身边的异性,男生的视线再也不受自己控制。想很多奇怪的东西,看到八竿子打不着的内容都会面红耳赤,更别说无处不在的这样那样的小弹窗小广告——或者说在意的人。

    夏油很在意你,本来没想过事情的发展会这么快。会有每个同龄男生都私藏的漫画,会看着图片里女生的样子忍不住想象是你,会掏出半勃的阴茎闭上眼睛抚慰自己

    ——但是昨天竟然真的做了那种事,还是不可思议。

    你太强势太任性了,现在甚至不知道该不该后悔没做到那一步。他双手拇指抻着眼角,把脸遮进阴影里。

    “杰,已经下课了,要不要去——”家入拍了拍夏油的肩,见他回神,空手比划了个抽烟的手势。

    夏油扶着桌子起身,“今天也忘带了?”

    “有带,但是不想抽自己的。”家入伸了个懒腰向教室外走。

    “烟到底有什么好抽的啊,你们不觉得很臭——”

    忘了五条还在。

    “悟闭嘴!”

    “别说关键词!”

    夜蛾的耳朵像能甄别性接收一样,现在教师办公室抽屉里全是没收的火机和烟盒,基本上都是五条的功劳。

    六

    你抱住夏油,他身上有层薄汗,摸起来滑溜溜的。

    是他高中的学习任务?印象中杰没这么结实——现在甚至都有肌肉了,隐隐绰绰的,小腹肩膀上还有月白色的疤。你用手去捏他大臂,一手竟然环不住了。是在锻炼么?户外锻炼?甚至还晒黑了。

    “不是说累了不要了?”夏油顶着你脑袋蹭了蹭,他的黑色长发散在枕头上。

    “就是感觉很奇怪嘛,而且不记得书里有这个……”你随手捏了他一把,起身要掏床底,“不记得了,我要再看一下——”

    被按回床上。

    “别看那个了……”

    夏油边吻你边说。

    “这次是在杰房间诶,正好可以对着漫画……我不记得有画男主角亲女生那里——”你挣扎了一下又要坐起来,又被按回原处。

    “换地方藏好了,你找不到的。”夏油像是不好意思一样,不让你看见他的表情。

    “干嘛不让人看啊,我自己根本找不到还有哪里有这种——”你话没说完就被吻住,两个人侧躺在单人床上,贴的紧紧的。

    “就别再找了……”你喘不稳气,他听起来也有点呼吸凌乱,“有什么问我就好了……”

    “那杰帮我做卷子,国叁发了一大本习题册。”你翻着眼睛瘪着嘴。

    这次的借口是让夏油辅导你功课,结果一进他房间就亲在一起了,书包到现在都没打开。

    话题这么跳,夏油忍不住笑,“我现在的高中倒是没有这个,没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