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Once/Twice/PentaKill】全文(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285x你

    He

    pwp

    破处约炮

    Once/Twice/PentaKill

    一

    眼前短发的女生比你略高一丁点,你依偎在她身前,呢子外套边缘硌着下巴并不好受。

    这里明明人挤人热得要死,为什么没脱掉外套。

    你替今夜限定的露水情人操了半秒闲心,兀自揽住她的腰肢。

    叁个shot让人视线模糊,强暗交替变化不止的射灯和震耳欲聋的鼓点交替震荡刺激肾上腺素分泌。一大堆姑娘们顾盼生姿搂搂抱抱挤在狭长的舞池里,不时有手牵手返回吧台的,或是亲吻拥抱难舍难分索性退场欢度良宵的。

    大概是见你左顾右盼,今天晚上的正餐小姐姐捏了捏你的耳垂,随手捋了捋浅色的短发,那只眼睛视线灼人强势,令人充满期待。

    今夜打牙祭不虚此行,光是想想就激动的人后槽牙发紧。

    直到场内出现骚动。

    一个又小又破的LesClub,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周末午夜,能有什么大新闻呢。

    你本不想分神的。

    如果不是今夜的正餐先开口,你可能连周围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认真的吗?有必要追到这里吗?!笨蛋老师睁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啊!”

    女生开口了,但说话对象显然不是自己。

    你这才自己站直身子,发现周围舞池里的人群甚至自动避开了半米。窃窃私语的声音远远比竭力想把顾客注意力吸引回来的鼓点声还要响。

    男人?这儿怎么可能有男人啊,保安都没拦人么?

    “まあ,打扰学生享受青春追到私人生活部分是很过分啦,不过惠和悠仁正在外面的车里等哦?要不是连辅助监督都不好意思进来找野蔷薇,老师也不至于自己跑过来揪人嘛。”

    好高。

    第一反应就是好高。

    哪怕是性别生理差异这个身高也未免太过了。

    想象的出,肢体修长匀称紧实,被深色的布料稳妥地包裹着——只是普通的深色制服而已,多看了两眼你就喉咙发紧。

    因为酒精么?就离谱。

    “饶了我吧混蛋老师,他们两个自己去出任务完全没问题吧?”

    原定的今夜限定床伴大大咧咧的揽过你的肩膀,射灯闪烁,你无法百分百辨认清女生的表情,但可以肯定的是有某种默契、或者说更明显的信息交换此刻刚刚进行完毕。

    “不可以哦——,野蔷薇是要让同学去应付那——么多个特级假想自己心安理得的春宵一夜嘛,过分诶——”

    “那五条老师自己倒是去啊!!”

    “不要——”

    非要你说的话,你实在是讨厌男人。

    讨厌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讨厌拿腔作势的小屌人,讨厌油腔滑调的臭鸡巴。

    但为什么眼前这家伙夸张的假装擦泪反而让你觉得可爱想笑。

    因为脸么?果然还是因为脸吧。哪怕大半夜出现在这样的声色场所还形迹可疑的戴着眼罩,男人下颌线与鼻骨的优越依然带给你对其颜值的无限遐想。

    明明声音不大,明明周围吵的惊人,为什么你每一句对话都听的一清二楚,却又半懂不懂摸不着头绪。

    等你回神,某种交涉已经作结。

    在今晚的原计划里本该沾满你体液的手挥了挥算作道别,被叫做野蔷薇的女生头也不回的走了,甚至连身影都被罪魁祸首转身遮蔽的相当严实——她有这么矮?

    “啊,”罪魁祸首像是想起什么,半扭着脑袋,指腹勾下眼罩对你笑了笑,“抱歉哦小朋友,早点回家吧——”

    心脏被击中了。

    在你还没反应过来前身体已经自行做出选择。

    你一把揪住男人的袖口,话出口时声线都在打颤,

    “那你赔给我。”

    二

    做梦都想不到今晚猎艳最终会演变成这样。

    你翻着白眼被操的头顶床头猛磕一下,‘罪魁祸首’嘻嘻哈哈的捏着你的屁股一把把人拉回胯下说着“抱歉抱歉”。

    你硬着头皮跟到马路边,眼看着野蔷薇上车不坐空着的副驾硬挤进已有两人的后座,坚持给里面两个男生一人一拳。

    你拽着袖角的手还是没松。

    下意识觉得但凡松手,眼前这家伙铁定一秒不用就跑的没影了

    ——不过想来也就是心理安慰。你放不放手理论上讲都不影响对方跑路。所以权当做对方自发的没甩开你吧?这么想来甚至还有点高兴。

    车门被带上,车窗摇下来,在路灯下车窗里橙色短发的女生露着一只眼睛在你的手指和男人衣角间来回打量几次后直勾勾瞪着你,

    “可恶啊,直女装姬,欺骗感情。”

    声音不大,但你听的很清楚。表情管理彻底崩盘,你嘴角抽着小声解释,虽然也不好说是解释给谁听,“都说了是bi啊……”

    车开走了,穿黑西服的开车人扶着方向盘冲你所在的角度连连欠身点头——道谢也好道歉也罢,显然对象不是你,你说的话也显然没被听见。

    “bi是什么?”

    冷不丁的被问了一句。

    你抬头看身边还被你攥着袖口的男人。脸上嘻嘻哈哈的表情不见了,像是如果对象是你的话连装作情绪高涨都懒得费力。

    顿时有点紧张。男人没看向你,漏出的一小节脖颈再次被藏进阴影里。

    明明皮相这么好,不常出来玩的么?职业原因?听对话好像竟然是老师。

    就这家伙??

    “是指……性向是bisexual……”你咬着牙做了不算解释的解释。

    “哦。”

    回应也相当冷淡。

    “好了,所以这位bi小姐,”这才扭过头正对你,语句停顿的也很刻意,那副装作亢奋活泼的表情又被挂回脸上了,“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像我这样的大人还有很多事要去忙哦。”

    手臂抬起来,另一手虚虚指着你抓着不放的袖口。

    这家伙也太高,你几乎要把胳膊伸直到头顶了才勉强继续攥着。心一横,瘪着嘴角看他,手刚随了他的愿松开就贴身把对方抱住,脸都隔着制服埋进男人怀里,说话都闷闷响,

    “不可以的,”下意识的话脱口而出,你都被自己的出格行径吓了一跳,

    “说好了要赔给我今晚的性生活吧。”

    没被第一时间推开算是意外之喜,但僵住的身体和长久的沉默显然也不是好消息。

    叁

    “去洗澡?”

    房门被在身后关上,屋里全部灯光随着总控开关一同点亮。

    老实说,你自己都没想到对方最后竟然点头同意了,以至于开房的时候脑子还懵懵的,被前台问了几次才反应过来忙乱的掏ID。

    419明明ラブホ更合适吧,这种高级酒店会在房间里备着避孕套么。

    “虽说确实是难得一见的イケメン,但也没必要激动到魂都丢了诶。”

    电梯门在眼前合上,你愣怔地看着金属质地反射中自己的倒影,没扭头都能从对方调侃的语气里想像出成套放送的挤眉弄眼。

    怎么办,要不要和他讲,总觉得会被小看。

    “还是说——”心跳随着对方拖长的尾调漏跳半拍,总不会猜到了吧?

    你提心吊胆的提着半口气等了半天后半句话,却再没下文。

    应该是不可能猜到的。你的叹息声被电梯到达的铃响完全掩盖。

    你看着兀自进屋舒舒服服靠在躺椅上仰着脸问你的男人,跨腿骑在对方身上,

    “我自己先去洗澡的话,您一定会趁机溜走了吧?”

    对方笑了笑,像是没想到会是这个回应,“人和人之间还是要有点基础的信任嘛——”

    “更何况您还勉强算是个教育工作者——,对——吧?”你强作镇定有样学样的也拖长语调回应着,手还撑在对方身后的椅背上。

    男人倒是没客气,歪了歪脑袋用侧脸拱你的手腕,

    “‘勉强’?哈,被初见面的孩子这样讲,诲人不倦的好老师真的会很难过哦?不过怪不得突然改用敬体了嘛,尊师敬长值得表扬——”话音没落只觉得手腕被使劲顶了一下,脱力之下手掌滑出去没撑住椅背,整个人向前扑撞进男人怀里,结结实实压上去了。

    “对,对不起。”愣了片刻,这一下撞的可不轻。条件反射般飞快的想再坐起来,后背却被有力的按住,手臂无处借力在躺椅边一通乱抓。

    “嘘,”

    你涨红着脸停下动作,抬眼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罩已经被摘掉了,心被攥紧了一样喉咙发干,气声都发不出。

    “做爱,不用赔了?”

    声音轻轻的、低低的,就在耳朵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耳垂好像被咬了一下。

    怎么这么没皮没脸的直接说出口。你身上每块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都在发烫,缩着脖子侧着脑袋把脸埋回对方身前,嘟嘟囔囔道,

    “要……要赔的。”

    “这才对嘛——,不过现在害羞未免也太晚了点哦?”脸颊被指节磨蹭过的位置大概更红了,你手臂无处安放僵垂在身体两边,久违的窘迫感席卷而来,你下意识扭动了一下腰肢,紧接着的,是因不知碰到哪里而导致的半秒愣神,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说话声打断,

    “拽着人袖口的时候明明很大胆吧?”

    谁知道他还真答应啊??

    四

    水声从浴室传出来,隐隐约约,你不知道是自己幻听了还是这家伙真在哼歌。

    你一动不动保持姿势老老实实坐在躺椅边,心如擂鼓,理智回流。现在认怂未免也太晚了点——谁知道男人竟然异常爽快的先去洗澡了。

    怎么办,反而是自己在考虑要不要赶紧跑路了

    ——你后悔了,总觉得事情已经进行到将脱离你控制范围的临界点了。

    慌的一批,左手攥右手右手捏左手,来回来去抠指甲。草率了,太超过了,脑袋一热就搞这么大——一出,都不知道是该感叹自己运气太好还是胆子太肥。

    模模糊糊听见一个莫名其妙的高音变调和水声戛然而止,你腾的一下跳起来,最后机会,条件反射下意识准备夺门而出——

    “诶?”

    腿一软差点栽倒在地板上。这就出来了?都不用擦擦头发整理整理仪容仪表?僵硬的扭头,要是这家伙的话确实不用——刚洗完就炸起来的银发发尖坠落一连串水珠,顺着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