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五条太太是猴王】全文(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285x你

    pwithp

    《债》后篇

    剧中剧世界观

    He

    含夏油微量单箭头

    微量【rape!!!】

    慎重!

    五条太太是猴王

    一

    “荷花、钓鱼台、软中、软玉、点八、小绿、南京、金陵。”

    你把两大塑料袋烟堆在吧台上,挤的险些没地放酒。

    “多谢多谢,这次回去收获颇丰?”家入没客气,直接拎开了她那一袋放在椅边。

    “还好吧,毕竟‘结婚’了,没被太为难。”你和夏油互相走了个客套的过场,他把你带的礼物收了,你从他那儿讨了根黑万。

    “但听悟说好像还是闹的挺不愉快的?”夏油借着你的DuPont也点了一根。

    “啊,问怎么认识的,我说是我的嫖客,问干什么的,我说他开妓院。”

    “没必要吧,”家入笑岔气了烟呛了一下,猛了咳了几声,“非要给家里找不痛快啊。”

    “缘,妙不可言。”你耸了耸肩,回想起来还是令人心情舒畅。

    “和悟现在怎么样?”夏油还不习惯你的日常暴言,想换个话题。

    “就那样吧,假结婚嘛,最起码在留保住了。”而且谢天谢地没有洗澡放屁上厕所不关门躺床上抠屁眼。

    “把人类的基本底线当作择偶要求了么,”家入翻了翻眼睛,“所以不是真结了?杰不是都被你们天天恶心到要搬走了么?”

    “纠正一下,只是嫌吵。”夏油喝了口酒。

    “那岂不是更叁级了?”

    “不是,是吵架的吵。”你喝了口酒。

    “菜鸡互啄?”

    “也不算,意外收获是不知不觉就学会了很多炎国粗口。”你闻言和夏油碰了一下杯。

    “东国话里都没什么带劲的脏字,只能骂人秃驴也太弱了。”所以五条时不时会被逼到诉诸物理压制,最后变成滚在一起成为另一种吵闹。

    夏油想起来有点头大,忍不住揉了揉眉角。本来以为可以换个人烦,深夜赶稿专用屏蔽兼职也能安心下线,谁知道烦人指数翻倍了。

    “不过还是要感谢杰,谢谢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你坐着鞠躬,家入在又差点变成时代剧姿态前把你打断。

    “也没有,只是碰巧知道原来你也在那家出版社任过职,”夏油笑了一下,话题总算不那么过激了,“毕竟也在同一个企划案下做内容撰稿,所以提了一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诶,所以杰把咒术界的事发出来了?上面那些人不会有意见?”家入叼着吸管,highball见底发出呼噜噜的水声。

    “或者说改制后的上层结构更希望能以不同的形式得以公布吧,也算从根源上让普通人意识到负面情绪可能产生的严重影响。”夏油熄灭了烟,“提前打好了招呼,而且做了很多故事性调整修改,虚构了更尖锐的对立面矛盾冲突——”

    “主笔的漫画家也很厉害,好像最近又动画化了,火的一塌糊涂?”家入接过你递过去的少年jump,封面是相当狂野的作画风格,依稀能辨认出画的是五条和几个学生。

    “不过会不方便吧?不害怕被认出来什么的?”太久没摄入过酒精,半杯下去就觉得有点懵懵的。你按灭了烟,摆了摆手不再抽了。

    夏油拿过你的火机自己点上,抽了一口笑了笑,“还好吧,也只会被当作很成功的cosplay。非要说的话,悟现在人气这么高,你才比较不方便吧?”

    也是,这次回去在人广喝奶茶都能遇到四个蒙着眼的“老公”。

    “定稿的时候还不认识,现在加上?想要什么设定比较好?”

    也不知道是玩笑话还是当真,夏油眼看要把纸笔拿出来了,你赶紧把人打断,递出一根彩寿,“千万别,大纲都定好了,太添麻烦。而且从事实出发,我也确实是麻瓜。”

    “现实里咒术师和普通人之间倒是区别也没那么大,”家入翻着漫画没抬头说,“哪有那么多厉害咒灵的……也没有天天要出生入死。”

    可是那家伙确实时不时要出差,你沉默了一下。

    “因为悟确实很强嘛。往好处想,总比故事里要轻松很多吧。”夏油眨了眨眼,相当体贴的又岔开话题,“现在还是负责和炎国的对接事项?”

    “嗯,”你把剩下半杯灌进嘴里,“重新做回第四份工作还是百感交集呐。”

    “上次被开掉好像是因为你官方带头搞同人被发现来着?”家入捂着嘴笑了一声,又叫了一轮。

    “啊,当时《juju》的策划还没公示嘛,是之前的项目。据说这次的话还是相对鼓励民间二创?”当然在炎国就是另一回事了,你把喝光的酒杯递回去。

    “这次磕什么?”家入随口问了一句。

    “搞杰吧,毕竟很蛊。”

    “别吧?”

    二

    “悟?”

    男人嗓子里低低的发出一声,权当做了回应。

    “这样,能不能试试一边操一边咬我……嗯,就锁骨吧?悟试试看?总感觉这样窝起来体位不太自然,或者你看能咬到什么位置?”

    “哈?”男人顶了顶,在你腰上捏了一把,你疼的嘶嘶抽气。

    “干嘛啦!”

    “要问你才对吧?不是刚刚还骂人,说上次太咬太狠了衣领碰到都会痛?”

    还好意思说呢?你翻了个白眼后端正了一下态度,“但是是悟嘛,所以没关系……”

    又被攥着脚踝拉近了操干起来,“说吧,又搞什么鬼?”

    “哪里搞鬼了嘛,”不行了,怕是马上又没精力想了。你用指尖点着点着男人的胸口一路滑到腹肌,软着声线腻歪着,“就是想要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悟的嘛……”

    “你这家伙……”

    还是很好哄,你想着,连着串的叫起来。肩膀脖子边的皮肉都被叼在齿间摩擦起来,疼痛分散了一部分注意力却又莫名加剧了生理反应。

    很快移动到耳朵边,耳垂耳廓也被有点用力的舔舐吮吸起来,“个头太小了,正面操你的时候要咬锁骨的话脖子会很累诶。”

    听起来带着水声,条件反射的抖了一下。你伸出胳膊揽着男人,手掌磨蹭着脑后颈部剃短的头发,“喜欢……最喜欢悟了,所以射给我吧?”

    “喂,”五条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再不去洗会流出来哦?”

    你啪塔一把合上笔记本,差点忘了,你还蛮喜欢这把椅子的,随即半窝着腰往洗手间冲,在门边被抱住了。

    “要滴到地上了,干嘛啊混蛋。”你随手锤了男人两下,搂着的手臂一动没动。

    “刚刚不是完全不在意嘛,干什么坏事呢?”碎发蹭的你发痒,躲又躲不开。

    “随便记一下怕过一会忘了……好了好了快放开,我去洗一下。”

    “记什么,嗯?鬼鬼祟祟的。”别亲了,你现在还在贤者时间好吗。

    “没什么……真的快点放开啦!射太多了站着要含不住了。”并不想睡一觉起来再撅着屁股擦地上变干的精液啊,这种羞耻的体验有一两次就够了。

    “果然还是再做一次吧?把流出来的再操进去给你,一会再一起洗吧?”

    一墙之隔的夏油一边给耳塞差评一边决定“封印了拉倒”。

    “刚刚在打字哦,老子看见了。”

    你靠在男人胸口,声音从胸腔里震动着传进鼓膜,低低的格外好听,你懒懒的嗯了一声。

    “不公平诶,炎国话太难学了,看不懂。”

    没剩什么力气了,手指软软的被捏着摆弄着,指关节被摩挲揉捏着。哼的力气都没有了。

    “别睡啊,给我讲讲刚刚偷偷写什么了?”

    要这么想知道刚才就不要又把人折腾一通了啊?

    你用脸颊在对方身上蹭了蹭,闭着眼睛随便亲了亲,“悟不要欺负人了,被操得好累,要睡一会。”

    “一会有线上会吧?叫你?”手背被叼着咬了一下。

    “好啊,想听悟叫床。”

    “说完这种话别自己睡着啊?喂?”

    叁

    你点开网站,心情多少有点沉重。

    说是对接事宜,实际上工作内容还是双向的社交媒介沟通和信息公布。

    新时代线上交流方式让一切都更简单了,也更复杂了。

    发完一板一眼的邮件后再看一连串的衍生同人作品总觉得人都要割裂开了似的。

    五条还真是人气爆棚啊。你心不甘情不愿的得出了结论。

    和夏油不用说了,这俩家伙从开始你就秉承着腐眼看人基,怎么都觉得暗流涌动的厉害,尤其是解除误会知道他俩本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之后——加上漫画故事性叙述和背景补充,搞的一大堆小姑娘眼泪汪汪自行吞刀也是情理之中。

    还有和几个学生的——说起来养子养女你倒还真见着了。见面前没忍住问了夏油一嘴,表示大可不必借孩子给那傻东西圆谎。夏油摆了摆手说悟是真的自己也有收养,只是他自己都忘了。好家伙还不如不提。

    其他的便是同僚之间了,男的女的排列组合;除此之外梦女小作文也多的是。

    你撑着下巴扫了两眼,心情复杂,登陆了自己的账户。

    现在你用户级别已经排到最高了。从水猴子到猴王,根据活跃度发文字数浏览量点转关决定在该社群的账户层级,

    ——这是夏油的同人专区,你没少发东西。

    你翻了一下昨天更新的内容,评论里排着长队的都是“我就是猴子本猴,猴王妈妈摩多摩多。”

    站在工作立场之前就和夏油讨论过这个情况,他也很无奈。表示刚开始为了叙述的客观性就要求漫画家开场给自己的角色画死,后面对方提出需要立一个有深度的反派形象,但不想角色元素太多,能不能借夏油的“壳儿”再利用一下——毕竟只负责提供文字形式的内容细节和提案,故事发展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处理比较好,本着这样的初衷反而因为一句经典语录收获万千猴众并持续借壳上线,也是相当偏离设想。

    “所以能表演一下那个嘛?”你掏出手机,“就那个,‘臣服于我,猴子’。快,我想涨粉。”

    大概是看在五条的份儿上,被你一通软磨硬泡后还是相当羞耻的还原了。当晚小视频上传,你收获了几万円打赏。

    五条满床打滚,看一眼你手机屏幕就笑半分钟,眼泪都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这句是什么意思,什么水?”

    你看了眼热门弹幕,解释道,“水猴子是炎国段子梗。这句话翻译过来是‘我就是教主的猴子,我自带水,水超多’——啊听起来好不妙。”

    男人快笑的从床上翻下去了。

    房门被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