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友妻】全文(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285x你x成人夏

    非典型性夹心

    封建文学

    BE!

    pwithp

    含你咒术私设

    友妻

    一

    开门之后吃了一惊,

    “啊,是夏油先生,快请进。”

    “好像看见我很失望呢。”黑发的男人进屋随手脱下外套自己挂好,无视了你为接衣服空举的手,“为什么这么客气。”

    他笑了笑,你也笑了笑。

    “是来找先生的吧,他现在不在,您稍坐一下。”努力维系着客套的微笑,你快步转身进厨房,心如擂鼓,“您喝什么,红茶可以么。”

    “客随主便。”

    大概是看到茶几上的茶具了。其实如果喝其他东西或许还能在厨房再拖延一会时间。你咬了咬下唇,从橱柜端出一套干净的西洋茶杯,冲洗,尽可能拖沓的沥水擦干。

    “您久等。”

    你放下茶具,无视桌上的水渍,坐回侧放的单人沙发,并没理应周到的添水。心脏简直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很香。五条太太原来是奶茶派么,我还以为会更喜欢加柠檬。”

    “您说笑了。”你心慌意乱的顺着对方不痛不痒的客气闲聊,答着各种客套话。

    “这套小纹很适合你,”像看出你的窘迫一样,男人甚至换了个更舒展的坐姿,“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系带都系不紧。”

    称谓换了。你紧张的撞了一下茶几,面前的茶杯晃了几晃,茶汤都漾出来。

    “真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

    “这样冒冒失失的才比较像你吧?”

    你不知道说什么好,深呼吸了一下,面向对方。该来的总是会来,继续装下去也没意思了,你想直接一点,

    “你不是来找五条的,你知道他不可能在这。”

    夏油温和的笑着,“悟在仙台有任务。”

    “那些人会让你上来?”

    “说悟让我帮他拿件东西。”

    一起出现过几次,对方既是同僚也是朋友,被放行合情合理。

    “所以要拿什么。”你赶紧起身,有片刻后悔了,想抓住逃离处境的最后机会。

    手腕却被捏住。

    你象征性挣了一下,完全没做能成功挣脱的预想。你回头瞪着男人,确定声线不会发颤后才说出话来,

    “你知道他不在还要过来。”下半句没说出口。

    “太太知道我不为找他还让我在这里等,”对方两指在你手腕摩挲了一小会,像刚意识到有多么轻易就能捏断这里,轻飘飘的把下半句说出来了,

    “在期待什么?”

    二

    昂贵的和服被团在床脚,你慌乱的扯着对方衬衫,着急又不得章法。双手被攥住握紧,引着你一颗颗解开,

    “少颗扣子的话可能会不太好解释。”夏油头发披着,大概是刚刚被你不小心弄散的。

    “你穿他件走就好了。”你吮吸着对方的下唇,任男人把舌头伸进你嘴里搅弄。

    直到你喘不顺气,男人才停下来,捧着你的脸问,“晚上会见面,这么想让他知道么?五条太太?”

    阴唇条件反射般痉挛了一下,“知道也无所谓吧,”你半靠着床头躺下,用手撑开阴户对着夏油,“他不会在意的。”

    阴茎肏进来的时候有一点轻微的摩擦痛,但没抽插几下后就顺滑起来。

    “能感觉到么,做了穿刺。”夏油伏下身压着你问,阴茎刻意挺进的缓慢又磨人。

    你伸着手臂揽住对方脖子,把舌头舔进耳廓,用气声问,“疼不疼,在鸡巴上打眼。”

    湿漉漉的声线让人亢奋,夏油狠顶了几下,喘了口气,

    “还好,就是需要一直硬着打,才能确定位置不出错。”

    你呻吟出声,留心感觉的话,确实每次插入都被精准的照顾到了G点,有什么冰冷的饰品蹭过去,带来特殊的刺激,

    “那……纹身师……应该很漂亮……了。”你喘不顺气,胳膊也没力气继续搂住对方,失力的垂在床边,说话断断续续。

    “一般。”手掌包着你的乳房,揉捏了几把,停下手里的动作,像观察看它们在身体被冲撞下会怎样晃动似的,“在想着你就一直能硬着。”

    “说了很糟糕的话啊,夏油先生。”你软绵绵的回应着,引着对方的指尖捏住乳头,以满足变硬的肉粒。

    没有接话,但回答你的是几次又狠又急的深挺,好像要被捅穿了似的。

    “想着挚友的妻子才能硬起来,未免也太糟糕了点。”你补充着,恶劣的想看对方的反应。

    “你们算夫妻么,”揪着乳头的手用力拧了一下,你说不好是痛叫还是呻吟,“看来还是不够努力,才让你还说的出话。”

    叁

    准确的说你也很难讲能不能算作对方的妻子。

    日益落寞的偏门世家显然不够和御叁家联姻的排面,但因为咒术的特殊性你早早被卖进望族,缔结束缚。双方甚至当时都年幼到还理解不了发生了什么,就已经结成婚约了。

    术式相当恶心,没有合适的名称,但你喜欢称之为“换命”。

    是指束缚对方在生理确认死亡的刹那,你会替对方去死,让对方复活给对方续命。

    所以你几乎在六七岁刚能确认术式的同时就被买走了,本家欢天喜地的连夜让你嫁走,一分一秒都懒得耽搁。当时高层还在秉承“六眼拯救世界”的信条,八九岁的六眼也还没表现出太夸张的离经叛道,当时你摆弄着玩具就被稀里糊涂的缔结束缚,凭空多了个比你高不了多少的丈夫。

    高层很满意,五条家很满意,你直接被锁进了屋里,权当是六眼的第二条命,被严加看管。

    虽然是后话了,但这代六眼的成长轨迹与心性显然难以让高层满意,尤其是御叁家五条派一人独大的局面,甚至让他们恨不得除之后快。

    再后来五条悟接管后,五条家被彻底清洗,保守派完全失势。可惜你像被忘了个彻底一样,直接被忽略掉了,可能本身也并没那么重要,还是五条认为这个工具人留着续命也不错?

    除了那个习惯外,这么多年也统共没见过几次面,反正束缚就在那,何必维系面子工程。

    对方不是取点东西就只是正巧在附近有任务就近住一晚,甚至有的时候对方连上楼都懒得上,打发同伴拿了东西转头就走。毕竟按他的意思,你身上也“一股烂橘子味”。

    倒是毫不避讳你。不知道多久前过来时说的,还当着同行友人的面。

    你笑了笑,反正命也不是你的,这辈子注定要被养在笼子里浑浑噩噩下去了,有什么好在意的。

    “丈夫”的同事你倒是见过两位,但还是夏油见的多些——多的概念建立在这么多年间打过没几次照面的基础上。这位最起码还会笑笑,另一位公事公办比你表现的还要专业。

    所以偶尔调剂一下也会想着夏油自慰。

    毕竟接触不到别人,也没有别人再对你笑过。

    半个月前出了件意外,你没想过“丈夫”竟然还有“家”里的钥匙,甚至交给朋友让对方拿东西——反正你也哪儿都不会去,这辈子在这屋子里困死了,怎么可能不应门呢。

    总之在你双腿大开自慰的时候夏油推门进来了。

    也不好说尴尬不尴尬,对方大大方方在卧室转了一圈,看了一眼一脸狼狈的你,也没多说什么,最后在书房拿着咒具就离开了。

    所以半个月后他这次来,说实话你也没太意外。

    四

    你把茶杯放到床头,从男人嘴里把烟接过来,磕了磕烟灰,侧躺回去,叼在自己嘴里。

    “以为你会是抽爆珠薄荷那种人。”越过他把烟盒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下。

    夏油顺势又抽出一根叼在嘴里,手扶在你后颈,就着你嘴里那根的火星点燃。

    “烟点烟,死老婆。”你笑了一声。

    “死谁老婆?”他也笑,并没看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